乐虎国际官方网app

您的位置 : 主页 >lehu库 >lehu乐虎 > 我的神级女友

更新时间:2019-11-13 11:19:32

我的神级女友

我的神级女友 文人正 著

已国际 阿正,于火,苗正 婚姻爱情 百合 豪门世家 古言

有丫种默契叫做匈罩不宣,有丫种感觉叫做妙不渴言。有丫种性福叫做有你相伴,有丫种思念叫做望眼欲喘。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我不要短暂的温存,只要你一世的陪伴…

精彩章节试读:

第20章 刁难服务员

女房东想要进门看看情况,张酒酒拾起地上的衣服,将我们家的门关好,对众人劝道:“好了,都散了吧,这件事情并不怪阿正。”

“那怪谁?她偷了你衣服呀,价值一万多块呀!”

“是呀,她是小偷,咱们得报警啊!”

“要是就这样轻易放过她,以后她再偷别人家衣服怎么办?”

邻居们左一言又一语,唠叨个不停。

火火听不下去了,冲到门外掐腰叫道:“张酒酒,阿正那么喜欢你,你怎么连句像样的话都不会说?你不敢告诉大家她是你女朋友吗?”

“啊?女朋友?阿正和张酒酒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女房东非常吃惊,房客们都很吃惊,心想,平时都没见这两人说一句话,今日怎么就成了男女朋友的关系了?

火火生气的踢了张酒酒一脚,骂道:“笨蛋,阿正被你气走了,还不快去追?别忘了买好吃的哄她!”

“啊?哦!我这就去!”张酒酒将衣服扔在家里,揣上钱包,关上门,迅速往楼下跑。

火火对着楼梯口大喊:“张酒酒,无论如何都要把阿正带回来!”

火火回到门口,见邻居们都对房内的半衤果体长发男子指指点点,得意的道:“他是我男朋友,怎么样,帅吧?”

“是游戏?我们还以为是哪个不要脸的国际呢!”

“我说怎么没有胸呢!”

邻居们又开始议论纷纷,一个个忍不住好奇的打听我们家一早上发生的事情。比如阿正为什么偷张酒酒衣服啦,火火的男朋友是做什么的呀,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火火乱扯了一通,说什么阿正和张酒酒早就恋爱了,最近搞冷战,所以才一直不说话。又说她自己的男朋友在国外工作,平时与她很少相聚,这不,是夜里坐飞机赶来和她团聚的。

邻居们半信半疑,但终究是信的多些,因为火火看上去非常老实,平时从不撒谎,一个没有前科的人第一次撒谎,周围人没有理由不相信。

大街上。

我一个人孤独的走着,幸好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有充足的时间任我思考人生。

手机响了,是火火打来的,我愤恨的按了拒绝接听。都不要我了,还打电话给我做什么?

没多久,有陌生号码打过来,我琢磨着是火火用别人手机打给我的,便依然不接。

又没多久,我收到一条短信,居然是陌生号码发来的,我打开一看,内容是这样的:阿正,我是张酒酒,我在步行街找你,你在哪儿?

原来是张酒酒的号码,他来找我了?

不知为何,见到张酒酒的信息,我心里竟然有些小激动,但是,并不想立刻回复他。有本事你继续找啊,能找到我,就说明我们有缘分。

管它什么缘?既然没了命根子,那就安安心心的做一场国际吧。周老师,我真的做国际了,你知道以后,会不会很高兴?

我决定了,过两天发完工资,无论如何要买些高档礼品去看望周老师。

摸着手机,我不知咋的,将张酒酒的信息一连看了三遍,最后忍不住将他的号码给保存了下来,还在心里想,张酒酒,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时至中午,我肚子好饿,可那笨笨的家伙依然没找到我,信息却发了十多条。我打开一看,全是问我在哪儿之类的消息。

张酒酒,你个笨蛋,我就在步行街啊。我想回复他,可是又不甘心,他若是连个大活人都找不到,还算什么爷们?我又何必搭理他?

实在饿的不行,我便进了附近一家名为“云墨仙”的酒楼,点了七八道爱吃的菜肴。

第一道菜上来时,我忽然发现自己没带钱包。惨了,莫非今天要吃霸王餐吗?

服务员将第二道菜上来时,我清了清嗓子,故作平静的道:“后面的菜要是没做的话就别做了,我朋友不来了,我一个人吃不了。”

服务员连忙微笑着道:“已经做了,全部下锅了,马上就来。”

不一会儿,三个服务员一起,将我点的所有菜全部上齐。我暗暗惊叹,这速度,真是神了!

望着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我真是有苦说不出啊。

肿么办?打电话向张酒酒求助?算了,打电话多不好意思,还是发信息吧。

我是这样发的:酒酒,我不该把你的衣服拿去给别人穿,我错了,我要向你道歉,如果你肯原谅我,就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请你吃饭吧。地址:步行街云墨仙酒楼。

发完信息,我一边吃着三鲜锅巴,一边等待着他的到来。

锅巴吃完了,张酒酒还是没来,我忍不住又吃了一道菜。

一个小时后,我已将满桌菜肴全部吃完,张酒酒依然没有出现。

我愤怒的起身,没想到服务员拿着帐单进来了,“小姐,您的消费一共是588元。”

“卧艹,这么贵?”这五个字我是在心里说的。我也是服务员,同样的菜,在我们店也就两百块不到,这儿简直是抢劫啊!

虽然没带钱,但也不能有失了身份。我冷静的坐下,微笑着轻声慢语道:“同样的菜帮我再上一份,我朋友还没来呢!”

“还要一份?”服务员很意外,将帐单递到我面前,“能不能麻烦您先把刚才的帐结了?”

“不能!”我猛然一拍桌子,大声道:“你当我付不起啊?快给我上菜,我两遍帐单一起结!”

服务员没想到我会发怒,紧张的连连道歉:“对不起,您别生气,菜肴马上就来。”

“行了,快去吧。”我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挥挥手,将她赶出包间。

不一会儿,服务员将所有菜上齐,其中一个服务员又将帐单递到我面前,笑盈盈的柔声道:“小姐,你的消费一共是1000块左右,请您预付1200块,你离开的时候我们会多退少补。”

“左右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啊?”我心情不好,故而开启了刁难模式。

服务员微笑着耐心解释:“是这样的,你刚才的消费是588元,其中菜金是488,另外100块是包间费用,每一小时100元。这一次您点了同样的菜,但我们不知道你要用包间多久。若是您在一个小时之内离开,两次的消费不会超过1176元,若是您在一小时后离开,消费自然还得增加,所以我们主管说了,让您先预付1200块,多退少补。”

包间费这么贵?我傻眼了,我们饭店包间费一小时才10块,若是熟人,根本不收包间费。不过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又能奈何?

我不耐烦的挥手,“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我让我朋友快点来。”

服务员怕我逃单似的,不甘心的道:“您可以先把帐结了吗?”

我一脚踩在凳子上,怒容满面的道:“告诉你,今天的帐不是我结,你催也没用!”

第9章 又入梦境

“呃,你误会了,我只是想知道她做了什么梦……”张酒酒一脸尴尬的解释着。

“她做什么梦凭什么告诉你?”火火不由分说将我拉下楼,我们二人欢快的往酒店跑去。

……

这次请我们吃大餐的人叫月月,是火火的小学同学,听说今年高中刚毕业,交了个很有钱的男朋友,在这个城市里混的风声水起。

月月请我们吃饭的地方就在我们上班的“巧巧川菜馆”,到这儿吃饭,她不但能得到优惠,老板还会给我们一点点提成,我们还不用做事情,真是一举多得。

点完菜才知道,月月今晚请我们吃大餐是有原因的,她失恋了,想让我们一起灌醉她,这么一说呢,我和火火都不怎么忍心痛快的吃。

一晚上下来,月月没醉,我和火火却醉的不省人事。

月月很讲义气,打车将我们俩送回出租房,一路上,她与司机天南海北的聊。

我们的出租屋明明有两张床,月月和男司机硬是将我们扔在了一张床上,也不管我们俩什么造型,就那么走了。

朦胧中,听得男司机邪淫的语气问月月:“美女,咱们去哪家宾馆啊?”

月月软绵绵的嗓音回:“随意,越近越好嘛!”

房门“砰”的关上。

我醉熏熏的嘀咕:“火火,你老同学和司机去开房了,怪不得她男朋友不要她!”

火火摆摆手,嘟哝道:“才不是,是她男朋友先不要她,她才找别人去开房的!”

她这么说,我竟无言以对。

想到火火现在醉意朦胧,我忽然有了奇怪的想法,倘若在这个时候,我来挑逗她,征服她,她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她会拒绝我吗?

我抬着醉意浓浓的眼皮,伸手到她面前想先做前戏,谁知她一个翻身躲开了。

哎,这该死的不配合,真是扫兴。

我咽了咽被酒灌疼的喉咙,突然觉得口干舌燥,很想喝点水润润嗓子。

水瓶里一口水也没有,我只好拿起电水壶去卫生间接水。步履蹒跚的脚步挪到卫生间,一开灯,卫生间的情景吓我一跳。

卫生间里明明就我一个人,可我却听到了另一个生灵的呼吸。

镜子前,我缓缓抬头,发现里面浮现出一个披头散发的模样。这是我吗?我的头发什么时候散开了?我摸了摸头上的辫子,确定马尾还扎着,再瞥向镜中时,顿时毛骨悚然。

镜中,发丝张开,里面即将露出一张脸,还没看清那张脸是啥样时,我脑袋一沉晕了过去。或因太醉,或因太困,亦或是因为……害怕。

似乎是半清醒lehu,我不敢睁开眼,只觉得有人将我轻轻的抱起,送到了床上。步伐是那么稳重,动作是那么轻柔。

火火,是你吗?我在心里问,却不敢问出声。就在这一刻,我居然像个国际似的开始害怕。

或许,周老师当初说的是对的,我个子不高,不强壮,又胆小,我不适合做游戏。

至床上时,我微微睁开眼,发现火火明明就在我对面安静的躺着。

“啊——”我尖叫一声,钻到了火火的怀里。

火火睡的很香,我却是怎么也睡不着,总觉得自己背后阴深深的,总觉得有人在我后面,却不敢回头去看。

夜,很诡异。空气中总有一股不同常人的喘息声,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像个国际了。怕,不是一般的怕,我已经开始发抖了。火火,你能不能陪我说话啊?

火火睡的好香,一直……

许是实在困了,我终于扛不住进入了梦乡。

梦里,我再次梦到了白衣男子与黑衣男子。

我身着青纱,与叫酒酒的黑衣男子手牵手漫步在百花丛中。

白衣男子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他肤色洁白,面如冠玉,那一副风华月貌令我心中惊艳无比。他美的太不同寻常,怕是女子也胜不过他,如妖,如神,亦或者,是妖神。

白衣男子见到我,眸中满是柔情,可见到酒酒却又瞬间目光如刀。横眉怒目的指着酒酒道:“酒神,你真是卑鄙小人,明明说好帮我,为何临时变卦?”

酒酒对白衣男子并不生气,而是轻柔的将我紧拥在怀中,温和的劝道:“茅神,事情已经这样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发誓,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实在是因为我控制不了我自己,你爱她,我也爱她呀。”

“那你还假腥腥的说要帮助我表白?酒神,你就是个骗子,枉我一直把你当亲兄弟对待!”

白衣男子心里很不服气,忍着不甘来到我面前,拉住我的手柔柔的问:“姐姐,现在我问你,如果昨晚向你表白的人是我,你还会和他在一起吗?”

“这……”我居然回答不上来,天知道我昨晚做出那些事情是怎么回事?

白衣男子急切的道:“姐姐,事到如今,我就实话和你说吧,昨晚要向你表白的人其实是我。只是我酒量不如人,被他占了先机。姐姐,我已经暗恋你几千年了,我一直不敢向你表白,就在数月前,我才将这件事情告诉酒神,他说好要帮我向你表白的,可是他却……”

“茅神,你这么说什么意思?好像我是那十恶不赦的小人。”

黑衣男子将我腾空抱起,至一个安全的角落,又道:“你认识她不过几千年,而我已经认识她上万年了,也爱了上万年,只是我没有告诉你罢了。我一直以为是自己和她没有缘分,可是昨晚我才知道,我们的缘分来了。”

“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答应帮我?人要言而有信,可你却不守信用!”白衣男子飞身上前要与黑衣男子理论。

“阿正,你呆这儿别动,我要和他好好沟通一下。”黑衣男子在我额头留下温柔的一吻,便与白衣男子厮打开来。

这是……他们为我打起来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不就一个小酒店服务员嘛,值得两个天仙般的美男子为了我而大打出手?况且这两人曾经还是好兄弟,况且,我还是个游戏。

我是不是又在做梦?这是我的梦境吗?要怎么样才能摆脱这样的梦境?我努力揪着自己脸上的肉,竟然一点儿也不疼,看来这真是梦境。

我在做梦?而且我在梦里还能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这也太特么诡异了!

我开始怀疑我的身份,我真的只是酒店服务员吗?还是有不凡的身份?是我能通灵进入自己的梦境,还是这一切只是我大脑中的下载?

他们俩个美男,一个叫酒神,一个叫茅神,两个神仙会为了我而打架,可见我的身份着实不一般。可我是谁?我到底是谁?

从小,我就在孤儿院长大,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我出生在哪儿。难道我的身世非同寻常吗?

他们俩个真的是神仙吗?还是我大脑中下载出来的人物?我这是怎么了?我该怎么办?

“你们俩个别打了,快住手吧!”我想让他们停下,我要问一问我的身世。可那两人根本不听我的话,从地上打到水里,从水里打到天上。

我艹他奶奶的,这就是酒酒说的沟通吗?都沟通到云彩上去了。找个酒吧坐下慢慢聊岂不是更好?

他们光顾着打架,根本无视我的存在,我好没安全感,好想回家。不,确切的说,是离开梦境回到现实中去,可我要怎么样才能离开梦境呢?

天上乌云滚滚,似乎要下大雨了,我抬头看天,根本看不到酒神与茅神的影子,不知道他们是和解了还是又打到别处去了。

“咔嚓”一声雷响,伴随着骇人的闪电,我吓的到处乱跑,百花丛那么大,方圆数百里都是花,连个房子都没有,我该往哪儿去躲呢?

“姐姐快随我来。”百花丛里冒出一个琼姿花貌的可人儿。

猜你喜欢

  1. lehu乐虎lehu
  2. lehu豪门lehu
  3. 下载下载lehu
  4. 现代vip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亚游集团官网千亿国际手机版唯一官网下载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