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国际官方网app

您的位置 : 主页 >lehu库 >现代言情 > 医见钟情:大叔躺好,我来了

更新时间:2019-11-13 11:19:08

医见钟情:大叔躺好,我来了

医见钟情:大叔躺好,我来了 木锦溪 著

已国际 关晓宁,李漱白 虐恋 腹黑 贵族 乐虎种田

巴黎的匆匆一别,让小医生关晓宁深深记住了那个游戏,重逢后才发现他是前途远大的大人物。有意无意的相守,关晓宁成为了李漱白身边的国际,却在慢慢接触他的过程中发现他身边

精彩章节试读:

第15章 你男朋友会不会有意见

“看,看,连小丫头都能看得出来!”徐东华笑着低声说。

“唉,年纪大了,老眼昏花!”关晓宁自嘲道。

病房里值班的人都笑了。

没一会儿,高压氧治疗室的护士就过来接病人去治疗,说是童主任已经在那边等了。于是,关晓宁便一起下去了。

李漱白一直坐在岳父病房的外间,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却丝毫没有着急。

十点半,卢主任赶回来,在高压氧室观察治疗,关晓宁便离开了。

看看时间,都这个点了,也不知道李漱白走了没有,却还是轻轻走到2103病房门口,推开门,看到他就坐在沙发的角落里,一动不动。

她没有想到他果真还在,鼻子里泛起一阵酸,小心地走过去。

他竟然睡着了,就那么靠着沙发睡着了。

落地灯柔和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那么的温润。

关晓宁不知道怎么办,是叫醒他,还是让他这么睡着,犹豫不决。

他一定是很累了,要不然,也不至于会这样睡着。

就在她这样犹豫的时候,他突然睁开眼,初识并不清晰,朦朦胧胧的,是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啊,你来了?几点了?”他忙坐正身体,问道。

“十点半了。”关晓宁想了想,说,“太晚了,您,要不回家休息?”

“没事,刚刚眯了一会儿,清醒多了。”他起身,拿起沙发扶手上放着的风衣,“你呢?现在有空?”

“嗯,病人在做治疗,我暂时不用过去。”她说。

“那好,我们走吧!”他说,似乎没有任何觉得不妥的地方。

关晓宁觉得,大半夜的,他那么累,一起出去喝咖啡似乎不太好,她不想让他辛苦,可是又不理解他为什么会在这里等她——应该是等她吧,毕竟是他先提出来去喝咖啡的。

已经换了便服的关晓宁跟在他的身后走进了电梯,楼道里偶尔有人走过,发现她和李市长走在一起,难免侧目。

电梯狭小的空间里,让她不禁有点紧张。偷偷看他,却发现他目不斜视地盯着楼层数字,脸上丝毫看不出困意。

为了让自己感觉lehu一点,关晓宁问道:“您不是不喜欢喝咖啡的吗?怎么今天——”

他vip她,想起这是他在巴黎请她喝咖啡时说的话,不禁笑了笑,说:“不能生搬硬套,小同志!”

关晓宁不喜欢他这样称呼她,好像把他们本来就很大的距离拉的更大了。

“您好像也不老吧!”她官方网。

他盯着她,好一会儿才把视线移开,低声笑道:“和你比,就老了。”

关晓宁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把自己锁在对过去的回忆的同时,还要把自己划为“老人”的行列?

这些,她不明白也不能问,毕竟这都是他的隐私,而她和他,虽然是认识,却还没熟悉到那种程度。

出了电梯,他在前面走着。他的个子高,步伐自然也大,关晓宁只得碎步跑过去。

走出大楼,夜里的冷风不停地往脖子里钻,对于刚刚走出暖气房子的人来说,在冷风里站着简直就是酷刑。

他也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一歪头就看见揪着领子不停哈气的关晓宁。

风吹乱了她耳侧的头发,她却没有注意到。大衣袖子不够长,而且又没戴手套,两只手看起来都因为太冷而干枯了。

“上车吧!”他说,然后掏出钥匙打开车门,快步走过去。

车子就在旁边,关晓宁太冷了,赶忙跟上。

坐到车上,她还不停地朝着两只手哈气,然后搓搓耳朵。

因为一直关注于给自己取暖,关晓宁根本没注意到周遭的环境,等她停下取暖的动作,才发现有人的视线正在她的身上,可是当她回头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发动了车子,等了一会儿,车里的暖气便放出来了,关晓宁顿时感觉到暖和了许多。

“这么晚了喝咖啡,会睡不着觉的。”车子驶向出车口,她说。

“你今晚不是要值夜班?”他问。

“值夜班也会休息的,我可不想两只眼睛闭不上,一晚上盯着房顶。”她说。

他笑了,说:“那好吧,我们换个地方。”

可是,这大晚上的,能做什么。

“陪我吃夜宵,好吗?我晚上没怎么吃饭。”他说。

她vip他,不禁一阵心疼。

“好啊,大门东面有一家西餐厅,二十四小时营业,我们去看看,怎么样?”她提议道。

“西餐厅?”他看了她一眼。

“也不全是西餐,平时还要卖的包子啊河粉啊米线啊粥啊什么的,大杂烩。”她解释道,“就是不知道现在这么晚了,还有什么吃的。”

他没说话。

她vip他,轻咬唇角,想了想,眼vip出车口就在前面,忙说:“要不,我给您下个面吧,怎么样?”

他突然刹住车子,盯着她。

她不懂他为什么这样,忙说:“我,我随口乱说的,我——”

关晓宁知道,在这个时间点带着一个异性去自己的宿舍,是一件很爱昧和说不清的事,她不该提这么荒唐的建议。可是,她也不忍心在听到他说了想吃宵夜的时候,让他去吃餐厅里那冰凉的稀粥和剩菜。

李漱白完全没有料到她会提这样的建议,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他不清楚。虽然现在他是单身,可是,他不想给自己惹出什么不好的传言,那样对他的前途无益,更加是对离世的沈家璐的背叛。

“对不起,您就当我没说过吧——”关晓宁也意识到了可能会有的麻烦,补充道。

“你男朋友会不会有意见?”他含笑问道。

她有点自嘲地笑了,说:“未来的事,我不能预测。”

他眼中闪过深深的笑意,将车子掉头,官方网:“那你准备犒劳自己什么呢?”

关晓宁猜出他是接受了自己的提议,便说:“现在不敢吃太多东西,要不然会长胖。”

他笑着摇头,不说话,那表情似乎有点无可奈何的意味。

今晚,是个意外,荒唐又精彩的意外。

第18章 第一次约会

“丁局长那边早上十点钟到现场。”刘超道。

“十点?”李漱白抬头盯着刘超。

“那我去跟他们说一下,让早点——”刘超忙说。

“算了,我自己先过去,看他们打算几点。”李漱白道。

刘超是从屏江县跟着李漱白调来市政府的,给李漱白做了三年的秘书,知道他的脾气,基本是事必躬亲的。

抗旱任务紧迫,可是事关南溪江东岸包括汶水区在内的数十万亩冬小麦灌溉的东大渠,修缮工作一直进展缓慢。李漱白多次敦促水利局加快进度,可是那边始终不温不火,说是维修的费用没有做预算,现在到了年尾,很多钱都花出去了,没钱修东大渠什么的。李漱白只得动用市长基金,赶紧拨了钱过去,维修的速度才快了起来。明天说好了是和水利局的丁局长过去看看灌溉的情况,丁局长又有什么事不能早去。

刘超的脑子里,闪现了一下李市长明天见到丁局长可能的表情,赶忙拿着文件出去了。

果然,第二天,李漱白到了灌溉区没多久,水利局丁局长就带人赶了过去。显然,是有人给丁局长透露了消息。李漱白看了丁局长一眼,没说别的,只是讨论水利的问题。一起陪同调查的,还有汶水区的区长等。沿着大渠走了两三里路,因为天太冷,众人便驱车到汶水区农业局的会议室,召开了一个现场办公会议。

在会上,李漱白边听汶水区和水利局相关负责人的情况汇报,一边做着记录,等报告完了,他才和水利局的丁局长说起重修水利设施的想法,他说要“全面勘测全市的水利状况,对老旧的设施进行修缮,并考虑增建新的水利设施,以应对未来的旱情。”

水利局的几位总工程师也都在场,李漱白询问相关的可能性。

一位总工发言说,水利局的勘测队已经有一些勘测结果。

“那好,既然你们已经有了结果,就把计划做细致了尽快报上来。”李漱白道,接着又和在场的农业局的同志说起灌溉的问题,提出在全市范围内尽可能使用节水的灌溉方法。

或许,在场的所有与会者都会觉得市长的提议太突然,可是,只有他身边的工作人员才知道,自从今年冬旱开始,市长就在了解相关的信息,并有了这样的想法了。

于是,汶水区的一个现场办公会,拉开了江城市新一轮的水利建设和农田改造的大幕。

下午六点刚过,习惯了晚下班的关晓宁,在众同事惊讶的眼神中,早早就离开了办公室。

这个时间点,正是堵车的高峰,医院门口打车更是困难。可是,vip时间一分分过去,打车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无意间回头,她看见了门诊大楼旁边的自行车停放点,想了想,快步过去。这个停放点有临时出租的自行车,根据时间长短收费,半个小时以内是一块,一小时两块,押金五百。关晓宁交了钱,系好围巾,背好包包,跨上车子,朝着约定的餐厅去了。

冬天傍晚骑自行车简直就是要命的事,关晓宁宁可自己这样一路挨冻过去,也不想迟到。尽管他只是出于偿还目的请她吃饭,可关晓宁不想让他觉得她是个不守时的人。

骑了十几分钟,关晓宁终于到了雅月斋。

现在的城市里,骑自行车的人越来越少,存放自行车的地方也是屈指可数。没办法,关晓宁只得恳求雅月斋楼前停车场的大伯允许她把车子搁在角落里。

雅月斋在二楼,关晓宁见电梯口有好几个人,看看时间,已经晚了,便赶忙从楼梯上去,在服务员的引领下到了李漱白订的那个包厢。

可是,等她进去,才发现他根本没有到,心里觉得奇怪,还是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包厢不小,古色古香,一架外观呈圆形类似屏风作用的竹雕,立在入门一米的地方,挡住了门口的视线。里面,几乎全是竹质装饰,竹子的桌椅,墙面上贴着竹子的饰品,就连阳台的地上,也铺着被打磨平整的竹片。至于阳台上摆放的小几,也是竹子做的。

关晓宁四下参观,突然觉得,要是夏天在这里喝茶,一定很舒服。何况,外面还是南溪江。即便是不打开窗户,这屋子的陈设都会让人觉得凉爽。

只是,夏天凉爽的屋子,在寒冷冬日看起来——

不过,竹子不光是让人感觉凉快,还会有种清爽的意味,特别是当一个人忙碌了一天工作之后,身处这样的环境,真是从头到脚一阵lehu惬意。

屋里的空调,很快就让关晓宁的身体暖和了起来,她脱下外套和围巾,坐在靠近阳台的竹质沙发上等着。

他怎么还不来?会不会是爽约了?应该不会吧!

她掏出手机,想着给他打个电话,却突然发现有好几个未接来电,竟然是他打来的!

关晓宁赶忙回复过去——

“对不起,我刚刚在路上,没有听到您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她就忙说。

手机里传来他若有似无的笑声,道:“没事没事,我刚刚打电话是想说我被堵在路上了,可能要稍微晚一点,抱歉。”

“哦,没关系,我也刚到!”关晓宁道。

“行,那你再等会儿,我快到了。”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这两年混迹相亲场合的关晓宁,今晚并不是第一次和一个异性吃饭,可今晚似乎是她心里最盼望的一次饭局。

坐在沙发上无聊地喝水玩手机的关晓宁,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了,直到他站在她面前咳嗽了几声。

“您来了?抱歉,我——”关晓宁忙站起身,两只眼睛一瞬不动地盯着他,用微笑掩饰自己内心的紧张,双手却背在身后紧紧攥着手机。

那双弯如月牙的微笑的眼睛落入他的眼中,李漱白不禁无声笑了,说:“好了,请坐吧!”

等他转身坐到餐桌边,关晓宁才深呼出一口气,跟了过去。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菜,希望我今天没选错地方。”他拿着菜单,抬眼看了坐在对面的她一下,官方网。

关晓宁翻着菜单,道:“我不挑食,什么都可以。”然后视线掠过菜单,望着他,说:“您决定吧,好吗?”

“好吧!”他就指着菜单,给身后站着的点菜员说了几个菜名。

屋子里就剩下两人,关晓宁的两只手放在杯子边缘,握住又松开。

猜你喜欢

  1. lehu乐虎lehu
  2. lehu豪门lehu
  3. 下载下载lehu
  4. 现代vip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亚游集团官网千亿国际手机版唯一官网下载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