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国际官方网app

您的位置 : 主页 >lehu库 >lehu豪门 > lehu夜夜来

更新时间:2019-11-13 11:18:56

lehu夜夜来

lehu夜夜来 长街长 著

已国际 裴慕斯,下载念 腹黑 虐恋情深 贵族 架空

遇见裴慕斯,是个意外。就像下载念从来没有想过,丈夫会出轨,还是和家里的小保姆。他需要妻子,我需要报复我的丈夫。一拍,即合。无尽长夜,欲望与身体一起沉沦。我勾

精彩章节试读:

第20章 原来是继母

再见到裴慕斯是我出院的那天,他穿的很正式,夹着香烟却没有点,见我来就随手塞进口袋。

“上车。”他接过我手里的东西,用命令的口吻说着。

“去哪?”

“结婚。”裴慕斯回答的倒是干脆,直接把东西丢到后面就把我塞进副驾驶的位置。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我竟然就跟他领了证,我攥着那张结婚证,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我们……就这么结婚了?”我回头瞥他的神色。

他紧抿着唇vip前方,点点头,没有多说。看他的样子好像有什么烦心事,我也就没有再问,可是裴慕斯却直接把我带回了裴家老宅。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房子,城堡式的别墅,院子里种了大片的蔷薇花,只是裴慕斯看那些花的样子……好像有些动容。

我还没反应过来,裴慕斯就已经走了进去,我只能匆匆跟上。

客厅里坐着个看起来五十岁出头的游戏,头发斑白可是看起来却很有精神,旁边坐着一个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国际正给他倒茶。

“伯父。”我恭恭敬敬地冲他鞠了个躬,他却始终没有看我一眼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回来了。”游戏的声音沉稳,应该是裴慕斯的父亲裴尚轩。

裴慕斯闷声应了一句,牵着我在旁边坐下,那个国际手一抖,滚烫的茶水烫的她手背上立刻红了一块,裴慕斯的手掌紧了紧,想要起身还是抿着唇坐了下去,只是目光却直勾勾地vip那个国际。

“怎么这么不小心,快去敷点药。”裴尚轩有些心疼。

国际乖巧地答应着,目光复杂地vip裴慕斯,还是转身上了楼。

直觉告诉我,她们之间肯定有些什么。

“这就是你要娶的那个国际?”裴尚轩冷眼打量着我,半晌才开口问他。

裴慕斯转而搂住我的肩膀,态度强硬:“我娶谁是我的事,我只是来通知你,不是征求你的同意。”

“想要逃避婚约也用不着找个二手货,你的品味,可是越来越差了。”裴尚轩咂了口茶水,神情淡淡的,可说出口的话分明就是在针对我。

饶他是个长辈,我也有些气不过直接把结婚证拍在桌子上::“伯父,我是离过婚没错,难道离过婚的国际就没有资格追求幸福?不管你同不同意,我和裴慕斯已经领了证,今后就是合法夫妻,这是您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裴慕斯抿唇vip我,神色复杂,裴尚轩神态自若,我根本就看不出来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那又如何?”裴尚轩悠悠地靠在沙发上。

突然之间我竟觉得有些无力。裴家有权有势,就算是领了结婚证,估计也没有什么大用处。

裴慕斯突然揽住我的肩膀:“话说到这个份上,这顿饭也没必要吃了。奉劝你一句,管好自己的国际。”

“裴慕斯!”裴尚轩气的跳脚,指着裴慕斯的鼻子半天说不出话来,裴慕斯却拉着我直接转身离开。

看来他这个继母背后,还藏着不少故事。

第12章 弱肉强食

我客气地冲裴慕斯笑笑:“今天的事……谢谢,你又帮了我一次。”

“你很清楚我要什么。”他毫不犹豫地回应着。

我咬着唇没有说话,于晴倒是扒拉着我,问我们在打什么哑谜。最后于晴被裴慕斯的司机给送走了,裴慕斯负责带我离开。

我还在路上,于晴就发来微信,把裴慕斯的底细打探的一清二楚。已经三十岁的裴慕斯是尚轩集团的董事长,不近女色,雷厉风行,她还在后边附带一句:这样的游戏不能放过。

我有些无可奈何,随手回了个表情就把手机给收了起来。

“还没考虑好?”裴慕斯冷不丁地开口询问。

我咬了咬唇:“裴先生,我想我们的关系仅限于朋友,其次,我只是一个刚离过婚的国际,跟我提这个,恐怕不太合适,尚轩集团的董事长,应该不缺一个结婚对象。”

裴慕斯的眸中闪过一丝赞赏,却也只是一时的:“弱肉强食,我以为你经过这次教训,已经看明白了。”

的确,如果不是因为裴慕斯,我们也许根本就出不来,可我还是不想随随便便再结一次婚,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们之间半点感情基础都没有,那还不是生不如死?

我摇摇头:“你不用再劝我了。”

他只丢下一句“你会回来求我”便没有再开口,我的眼皮跳的厉害,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经过半小时的车程,裴慕斯把我送到了于晴家楼下,他这么大费周折的把我们俩分开,就是为了跟我说那番话。我匆匆向他道谢就上了楼,如我所料,于晴穿着睡衣坐在客厅等我。

“老实交代,你和那个游戏是怎么认识的?这么好的货色,下载念,没想到你动作挺快的啊。”她一个饿狼扑食冲过来勾住我的脖子。

“胡说什么呢,”我伸手把她推开,“只是乐于助人帮忙而已。我累了,先去洗澡。”

“怎么不见他乐于助我,你们俩肯定有情况!”于晴在背后冲我嚷嚷。

我随手把抱枕丢到她怀里就进了洗手间,可是眼皮还是不停地跳。半夜我梦见我爸妈竟然躺在殡仪馆,我跪在旁边哭的像个泪人,陈菲儿却戳着额头说真正该死的人是我!

我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于晴在旁边睡的安稳,我索性悄悄出去喝了杯水,眼vip时间不早,在厨房给我爸煲汤。

一大早起来,于晴就挥着手机大呼小叫:“念念,出事了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我忙着煲汤,随口问了一句。

“沐天诚和陈菲儿要举行婚礼,给你发了邀请函!”

我一下子手抖,汤汁溅了些在我手上,立马冒出一个小水泡:“什么时候?”

“明天。”于晴皱眉担忧地vip我。

我捋了捋头发,把伤口藏起来,笑的坦然:“去,不但要去,我还要给他们包个大红包。我去医院看我爸,锅里还有汤,你记得喝。”

我没有理会于晴惊讶的表情,直接带着汤出门了。我倒是没想到,这才结婚几天,沐天诚和陈菲儿就要举行婚礼了,这动作还真快,只是,我不会让他们过的太顺利!

猜你喜欢

  1. lehu乐虎lehu
  2. lehu豪门lehu
  3. 下载下载lehu
  4. 现代vip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亚游集团官网千亿国际手机版唯一官网下载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