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国际官方网app

您的位置 : 主页 >lehu库 >下载下载 > 极地异煞

更新时间:2019-11-13 11:18:07

极地异煞

极地异煞 幽灵帝国 著

乐虎 叶飞 种田 豪门世家 校园 轮回app

南极洲大陆的科研基地发生恶性事件,一行军人奉命调查搅入其中不能自拔。灵异事件!时空转换!空间叠加!外星生命!UFO!科研怪物!比比皆是!科研基地地下暗河洞穴更藏杀机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章 迫降

叶飞等七人不需要排队,他们有个人独立的装备包儿。因为“贝雷帽”来自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文化。虽然军队让他们合为一个整体,这个整体看上去还很像样子。但终究有独特的地方,这也是提倡共性的部队中难以见到的。

叶飞正在擦拭手中一把特制的M-4,说它特制是枪的口径比普通的大了很多,20mm口径,特制贝拉特姆弹;弹夹弹量增多到50颗,比普通的扩充了20颗,并且弹仓扩宽,由于弹夹和子弹加大而使得整个枪变重;外接红外线瞄准仪,加放大和夜视功能;因为子弹直径加大枪管也自然变粗些,枪管下的M-203榴弹发射器也经过改装,发射器加长,可一连装填两发弹药。适用于火焰弹,榴弹,酸弹;此枪装弹后8.5斤重,采用半自动模式,一发点射;三连发点射;连射;膛线很密,出弹速度快,射击精准,耐磨防尘防潮优越于普通的M-4。有效射程1000米,点射可当狙使用,连射火力不亚于机枪。因为它全身黑色,所以被主人叫做“黑色战马”。这匹“黑色战马”即将展露雄风,叶飞仔细的擦拭着弹仓内的余尘,让它看上去更加的银亮。然后继续给弹夹内一颗颗的推子弹,再安上瞄准镜,拧到合适的倍数。用眼睛简单的测了一下距离,动作干脆利落,就像在营地一样,天天的训练让她几乎闭着眼睛都能把眼前的事情干完。他把枪竖着摆在了旁边,从包内摸出两把银色的长柄手枪,并迅速的装填上两个弹夹。像西部牛仔一样,让枪在手中转了个180度的圈儿,插进腰部两侧的枪套内。她穿上加厚的军用背心扣好了腰部的按钮,摸了摸背心宽厚的大兜。并往里面放了一些备用弹夹。取回剁在木桌上的军刀插入刀套并将它牢固的绑在军靴边上。装备这些武器只用了两分多钟,她低头看了看包内的物品,剩下的东西除了多余的一些弹药外就剩下兼备夜视仪和防风功能的眼镜,定位器,军用手表,指南针,联络器,之所以说联络器而不是步话机是有原因的。这是一个很精致的小玩意,像一个篮牙,扣到耳朵上就行了。只不过它的最上面有一个四厘米左右的小天线用来接收信号。

叶飞身为女兵要比男兵多做一些事情。她将头发背到后面梳成一个吊辫儿,让人看上去很精神很利落的吊辫儿,可能这吊辫儿并不能完全说明她的身份,或者让她看上去更像个歌手,她看到了巴迪的眼神,那种像看白痴的眼神。

叶飞已经坐在座位上嚼着压缩饼干和肉干就着水享受军队中并不是美食的美食,这些东西对于野战兵来说过于幸福了,她也经历过迷失丛林生把火吃烤蛇烤鱼的事情,甚至去偷野鸡的蛋就着湖边的水生着吃掉。她参加过孤岛训练,人并不是缺乏一些东西而是不愿意去接受一些东西,选择了可能也并不是一辈子的事情,叶飞不知道自己要在空气污浊过于“游戏味儿”的“贝雷帽”呆多久?甚至不知道军方会不会为她开绿灯,让她在不久的将来某一天找个随意的理由滚蛋,永远的离开“贝雷帽”或者军队,这都是有可能的。那离开了去哪?她没有学到太多的生存技能,但脑子一定不笨,在社会也是可以立足的。一旦冷静下来的时候,她会想这就是偏见,真的有些偏见。很多游戏都在嘲笑自己,国际当兵打仗好像是天方夜谭的事情,没错,的确很少。但叶飞还是少的那些行列里比较优秀的,有了这些就足够了。她的坚定目光有时候也会让巴迪退却,当二人的目光扫过的时候她看到巴迪眼神中流露的赧然。其实巴迪这种游戏很爱尝试新鲜事物,对于国际更是,叶飞知道和他有过关系的国际一定不少,而且都是很有姿色的那种,就凭标致的身材,魁梧的肌肉。巴迪一定不是很好控制自己的那类人。叶飞猜想他绝对不是,遇到国际只要他喜欢肯定来者不拒。但这种行为也让人恶心和摒弃,也的确不怎么好。但巴迪有一个优点,这个优点也是普遍游戏的优点。倒贴的国际多么优秀也会觉得闷觉得腻,叶飞正因为能看出他心中百分之八十的“货”而让他不敢太接近自己,才导致现在这种对峙lehu。如果巴迪但凡动动大脑也不会用这些硬性带有色情的语言做攻击。叶飞知道现在的所有人都很空虚,包括她自己,在这种倒霉的地方,倒霉的气氛下都会感到空虚。但自己是个有尊严的人,身为人就必须要做人事,要守护自己的尊严。

高大的身影投射到叶飞白皙的脸旁上。

“大家装备好了吗?”萨尔夫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也让睡梦中的巴迪回过神来。他盯着叶飞那身劲霸的素装投去钦佩的目光。

“我想是的。队长,我们到底还要等多久才能下飞机?真想战斗前能热热身。”巴迪站起来展了展胳膊,趴下单手做起了俯卧撑。

“还有一刻钟我们就到了。大家把防风镜准备出来,还有军用外衣,记得戴上帽子,扣子要系紧。”萨尔夫已经严阵以待了,他早在驾驶舱就穿好了衣服,拿着他那把也是改装过的M-4,显得格外的高大和专业。他轻咳了两声接着说:“告诉大家一个不好的消息,室外温度达到了零下66度,地表温度会更低。”

室内的人全都傻了,巴迪也不想在做俯卧撑了。

“上帝!”奥伦斯瞪着眼睛异样的表情。

“我们的运气不好,先生们。最近是南极洲暴风雪的时间段。”机舱内响起驾驶员沃伦的话。“谁叫我们是‘贝雷帽’呢?”

“好了,你们都别抱怨了,这是我们的职责。”萨尔夫慢慢走到叶飞身边小声地问道:“你还好吧?”

叶飞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她已经穿好服装,戴上帽子和风镜扎好了裤管,系好了扣子和拉链。最后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做了做外出前的热身活动与巴迪一起练起了俯卧撑,竟然也是单手的。

“有人误会过你是游戏吗?”

叶飞站起身冲他的后背猛捶了一拳。“有人说过你是国际吗?”

挨了一拳的巴迪胸膛着地摔得生疼。这一下让在场围观的群众哄笑起来,巴迪突然站起来却没有动手,只是脸色有些微红的怒斥道:“你个——我会记住你的。不会有下一次了。你死定了!”

“我也希望你记住这次,我明确告诉你,我很讨厌你。如果你再来我等着,蠢货!”她冲巴迪做了一个国际标准的骂人手势。

萨尔夫没有说任何话,他只是在旁听。他知道叶飞和巴迪之间一定要了断什么事情。或许上天不该安排他们两个相遇,更何况在一起执行这么重要的任务了。那就更不应该出现纠纷了。

外面的风还没有停,因为从白色雾气中看的出来。叶飞感到飞机在缓慢下降,能感到脚下不平稳的颤动和低沉的“嗡,嗡”声。随着飞机的下降她的心也随之变得温热起来,她攥紧了手中的“黑色战马”。周围人的心中也是温热的,因为战前都会兴奋。萨尔夫接过“黑鹰”递过来的军用定位仪和笔记本电脑。接过装备将它架设在临时会议的桌上,就是被叶飞刀子划过的那个桌子。他迅速的将雷达架设开,然后打开电脑进入系统后将雷达监测器接到电脑上并继续连接网络。“黑鹰”独自一人在角落处调试电台的频率,以便与队员们和军部取得联系。这电台必将承担繁重的任务,而且要在极端艰苦的情况作业。戴上耳麦仔细调试频率,萨尔夫这边已经准备就绪。

“萨尔夫!”

是狙击手,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队长听到。他看了一眼沉着的“黑鹰”,他在用手指着自己的耳朵。“让队员们都戴上耳机。”

萨尔夫回过头看到巴迪和叶飞已经准备就绪,并戴上耳机,也就是那个篮牙似的小玩意。

“准备降落,大家扶住了,冰雪很厚!”沃伦向机舱内喊话。外界的环境很差,螺旋桨的声音震耳欲聋,将劲暴的寒风抽的山响,一层冰雾在螺旋桨周围蒸腾起来。

“你说什么?”

“大家扶住了,要降落了。”沃伦将直升机慢慢停住,官兵们能明显感到飞机底部沉入厚厚的雪层中。

在一阵嘈杂声后,飞机慢慢安静下来,终于停在了雪泊中。螺旋桨还在上面空转,引擎一直启动。虽然降落,沃伦也没有少许的放松。在驾驶舱内他根本看不到科考站的外貌,只能凭借大风刮过的间隙看到一点点黑色屋宇的轮廓,这轮廓还是加了模糊滤镜效果后的。能见度太差了,机舱内的温度在缓慢下降,已经接近10度左右,而且还在下降。飞机在空中还保持着20多度呢。

地表温度已经接近零下70度,外界是零下65度。

“天气很糟糕。萨尔夫,外界极冷!”

“这个不稀奇,南极洲本来就是世界最冷的地方。苏联学者在东方站记录到-89.2的低温,我们这次算是幸运的了,风度17.1级属于疾风。”

就是在机舱内都能听到外界滚滚的风声,让人有些胆寒的风声。

第十五章 迫降

叶飞见他俩离开便打着了手中的信号弹,向空中挥舞,她看到飞机庞大的身躯了。这时,传来队长的声音。声音仿佛很近,让叶飞心中升起了一丝暖意。

“叶飞,底下什么也看不清。请给我们一点指示,下面情况如何?”

“情况很糟糕,大风把周围的一切都卷起来了。下面一片零乱,萨尔夫,你看到信号棒的光了吗?”

萨尔夫在颠簸的驾驶舱努力地搜寻着下面的光。

“光——”萨尔夫心中默念,“在哪?哦!看到了,看到了。”

100米的空间在高处看仍然很小,棒子的光就更显得微弱了。沃伦也看到了光,仿佛暗夜中的两盏灯。

叶飞为了能更好的显示出光亮,向空中挥舞着信号棒。

“看得到吗?”

“看到了。叶飞,再坚持一会,我们离你很近了。”

“好的,我能听到螺旋桨强大的动力了。告诉沃伦,动作一定要快!”

叶飞努力挥舞着信号棒,外界又刮来一股强劲的风,它越过女兵从后面反弹回来,这反弹力很大,竟然把叶飞推倒。

不巧的是这么一摔,信号棒掉出去了。地面横向扫过的强风还把一玫碎金属屑射入了她的大腿。

“哦!该死的风!”她拔掉碎屑,顶住风,忍住疼痛,站起身去捡信号棒。

飞机已经挨近仓库的房顶。叶飞却无法捡到信号棒,因为它早被风刮走了。

机舱内的士兵隐约地看到叶飞的身影。萨尔夫抓过步话机说:“叶飞,我看到你了。退到安全地点待命!重复一遍,退到安全地点待命!”

叶飞回不了话了,因为她的耳机在刚才被摔折了。护目镜也松动了,但她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

飞机的声音更大了。离仓库地面也近了。自从飞机进入仓库后就平稳多了,萨尔夫看到叶飞捂着大腿一瘸一拐走向仓库出口,果断的说:“她受伤了。”

——身边的士兵们都用异样的眼神vip萨尔夫。

“你们不用看我——”

飞机缓缓地平稳地降落在仓库的地面上,起落架压碎了不少金属垃圾。叶飞见飞机停稳后,从出口走出来。

除了沃伦,其他队员都聚集在机舱门前。萨尔夫透过机舱玻璃看到了钢化板的操纵杆,他指着操纵杆对大家说。

“我们下飞机动作迅速,狙击手跟着我负责东侧和西侧,奥伦斯和多恩你们负责南侧和北侧。”

“明白,队长。”三人众口一词。

队长一把将舱门推开逐个跳下飞机。外界的风依旧很烈,四人分头行动,很快把操纵杆拉起。

警报灯熄灭,钢化板在慢慢合拢,风越来越小了,嘈杂也减弱了。

……

当听到“哐!”的一声后,整座仓库的顶端合拢上,一切又恢复了安宁。

沃伦停了飞机引擎,打开了驾驶舱的门。

萨尔夫vip女兵手捂大腿,伤处的血液染红了白色的军裤。她看到萨尔夫稍微直了直身子。

“你受伤了,叶飞?”队长问。

“风吹起的一个碎片划伤了大腿,不要紧。”

“你需要医治。”萨尔夫主动搀扶她。“我来扶你。”

“谢谢,我能行。”叶飞推辞开,向通道外面走。她回过头vip队长说:“如果飞机停妥当了,跟我走,我带你们去中控室。”

女兵虽然受伤但仍旧潇洒的个性,令在场的官兵们倍增钦佩。

通道外面站着两个人,他们就是亚斯特和奥托。

“叶队,我在等你出来。”奥托说。

队长vip奥托和亚斯特说:“这里有医疗室吗?”

“没发现,中控室有急救包的。”叶飞接着讲:“队长,这次行程很糟糕。没有发现任何线索,没看到人。”

“什么都别说了。我们快去中控室。”

迫降成功,步入了科考站。可萨尔夫觉得这才是个开始,真正的探索还在后头呢。

……

当队伍即将走过A-121区域时,周围响起一阵怪声。

“嘀——嘀——嘀!嘀!——”就像相机自拍发出的定时,队长一下就辨别出来了。

“快闪开!”

士兵们分别向通道两端疏散,刚离开就听到一声巨响。

“轰!——”

124房间的钢铁大门被炸开了。弹出的铁皮打到墙壁上,一阵热浪和刺鼻的烟雾扑向周围。

猛烈的咳嗽从人群传开,叶飞的耳内还因爆炸而回响。

“怎么回事?”萨尔夫站起身向124房间走去。烟雾过后,从破败的门里走出一个人。这人一脸的疲惫相。

……

“巴迪!”众人皆惊。

巴迪vip队长和其他队员。

“你们都在这儿,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没事吧?”叶飞问。

巴迪看叶飞的眼神犹如久违的朋友,很亲切。“你找到了停机坪?”

“可以这么说吧。”

巴迪的表情并不惊喜也不怎么高兴。他转过身向后面招了招手,七名士兵迅速从屋内跑出来。

“你们去哪?”巴迪冷冰冰地vip队长。

“跟我走吧,总之。你这家伙没事就好。”

短暂的相遇,没有任何喜悦可言。但回去的路还算顺利。

摩尔从监控电脑里看到队长他们就先把大门打开了。他尝试搜索整个科考站可结果并不顺利。每层的监控电脑都有工作,可在个别的角落和个别的区域,房间就监测不到了。而且整个科考站在他看来并没有严格的划分。也就是说每层没有明显的标志。不知道这里的人到底在研究什么?或者说他们的工作到底是什么?和叶队走过这一路,看到了研究室,手术室,化学实验器具。没有看到实验品,哪怕是一只老鼠,或者一只蟑螂。既然有实验装置怎么会没有实验对象?当摩尔胡思乱想的时候,队长他们浩浩荡荡的队伍走进了中控室,留守在这里的四名士兵站起身迎接。

萨尔夫用手示意他们坐下,摩尔看到巴迪和他的士兵完好无损的回来心情稍许放松了。

叶飞回到中控室就寻找起急救包来。

“摩尔,放电脑的包儿呢?我记得就放在这儿了。”叶飞指着操纵台质问他。

“刚才狄伦拿去用了。”

“他人呢?”

“等我们知道的时候他人就不见了。”

叶飞一下火了。“不是叫你们待命吗?他带着包儿干吗?”

“事实上,事实上——”

“吞吞吐吐,到底怎么了?”

“叶飞,先别问了。总之,得看看附近有没有医疗室。三个人受伤了需要马上医治。”

vip队长如是说,叶飞也不再争辩结果。

摩尔一脸的不快,他vip叶飞惭愧地讲:“事实上,他根本没带定位器。”

“什么?”在场的人都无法相信,那狄伦的问题是“失踪”无疑。

“好了,摩尔。叶飞,大家都不要慌张。医疗室在哪?摩尔。”

“每层都有,这层在中控室外面7号走廊110区域106房间。”

队长vip受伤的三人。以命令式的口吻说:“目前由我来管理,受伤的人去医治,马上去。”

萨尔夫带着三人去医疗室。临走前吩咐“黑鹰”组织士兵先在附近搜索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狄伦。他医治完三人的伤,就马上回来接应。

中控室内的留守队员分别坐在椅子上。他们的心情都很沮丧,刚刚下飞机就失去了一名士兵,这意味着什么?“黑鹰”用一种不可理喻的神色盯着摩尔。这个家伙遇到了什么事情,吞吞吐吐的?“事实上,事实上——”,事实是什么?狄伦去哪了?

“嗨!摩尔!说说狄伦是怎么失踪的?”

“谁说狄伦失踪了?”

“他没有带定位器,不是很难找到他了?告诉我们,狄伦去了哪?你们在叶飞离开后做了什么?”vip摩尔无辜的表情,“黑鹰”又补充了一句:“好像你知道些什么?老实交待吧,别以为我们在外面就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你的假装镇静掩饰不了内心的慌张。”

“我——我——实际上,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你形容形容,我们想听听。”“黑鹰”显然已经没耐心了,他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摩尔,好像要吃掉他似的。

“事实上,狄伦——他疯了,彻底的疯了。”

叶飞走在通道里,周围的温度又降了。她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

“叶飞。”

“什么事情?”

“实际上,我想说你遇到的通讯问题我们也遇到了。有些时间,你和巴迪根本监测不到。”

“是很奇怪的,这里的人也不见了。我建议应该搜索一下另外几层。”

“你是说失踪的士兵狄伦?叶飞,你做的够多了,其他的由我来做,关于士兵的事情我会弄个水落石出的。”队长已经看到了医疗室,门上红红的十字让人过目不忘。“到了。”

室内一片洁净,两台保养舱和一个手术用床,吊柜儿的门是敞开的。手术用的器械掉在了地上,还有小瓶的吗啡和药物,注射器静静地躺在柜子里,手术盘好像有人动过。它摆在了手术床一侧的小柜子上,里面却有血,在场的人都看到了盘子内的血,很新鲜的样子。手术剪刀和手术刀几乎泡在血水里,盛放棉球的小碗儿倒扣在旁边,棉球被浸透,染得通红。叶飞看到了注射器,它就掉在地上。

女兵捡起注射器,发现里面竟然有液体,她看出这个液体了。

“是吗啡!”

萨尔夫摸了摸手术床,温热的感觉。

“好像刚有人躺过,床上还有余温。”

叶飞拿了纱布和药水走进里屋。

萨尔夫给亚斯特打了一针局麻,然后为他做手术,取出了肉里的子弹。

……

猜你喜欢

  1. lehu乐虎lehu
  2. lehu豪门lehu
  3. 下载下载lehu
  4. 现代vip
  • lehu乐虎lehu
    lehu乐虎

    贵宾乐虎lehu下载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下载的lehu乐虎lehu大全,官方网lehu乐虎lehu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lehu乐虎lehu免费lehu。看lehu乐虎lehu,就上贵宾乐虎。

  • 孪生妻子
    孪生妻子

    app:走错路

    已国际

  • 恐怖直播
    恐怖直播

    app:宇文河正

    已国际

  • 扎职
    扎职

    app:为未来加油a4c2

    已国际

  • 绝品教师
    绝品教师

    app:最爱红尘

    乐虎

  • 黄泉杂货铺
    黄泉杂货铺

    app:巫门老九

    已国际

  • 火爆小医生
    火爆小医生

    app:水木年

    已国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亚游集团官网千亿国际手机版唯一官网下载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