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国际官方网app

您的位置 : 主页 >lehu库 >古代言情 > 天国女状元

更新时间:2019-11-13 11:15:10

天国女状元

天国女状元 浙居皖生 著

乐虎 傅善祥 百合 虐恋 灵异 乐虎种田

在出轨的政权——太平天国统治时期,东王为了把锦绣才情和柔婉之姿的傅善祥留在身边,骗得天王把状元的头衔戴在了一个漂亮女孩的头上,从而填补了历史空白。从此一个天国之花

精彩章节试读:

第015章 秃鹫

我一见,心里便感觉很不踏实,忙高声道:“何将军,穷寇莫追!”

然而,一切都快得可怕,狂风忽起,乌云像是从两边的山顶上扑下来,天地间一片昏暗,路两旁的藤蔓,水草般在空气中伸长,那二十四个轿夫先是奔跑,后来便腾空而起,轿子飘过一座小桥,顺流而下,往东飞去。

突然又响起蝙蝠的嘶叫,仿佛地狱里冤魂恶鬼在不停打斗,令人不寒而栗。在两片小树林之间有一座山丘,狂风中居然有星星点点的灯火。

何震川已追过小桥,正在犹豫,那山丘上走下一个巨人,高约五米,盔甲罩面,全身披挂,腰间一把手枪如同小钢炮般直指乌黑的天空,手里提着一把青铜宝剑,全身发出万道电光,凶巴巴走了过来。他每挪一下脚步,我都能感觉到大地在震动,树木在摇晃。

巨人的身形掠过黑魆魆的山腰。突然,从一棵枝繁叶茂的千年古松的后面射出两道红色亮光,两道光如两条平行射线,直扑巨人前胸。

只听得“砰”“砰”两声巨响,红光在巨人胸口消失,巨人的身体犹豫片刻后,那房子般的大脚接着向何震川跺来。

何震川骑在马上,他想拨转马头,可是战马已吓得无法挪步,胯下战马抖动如筛糠,小便顺着两条后腿淅淅沥沥不停。眼看巨人的大脚就要踩下来,何震川干脆弃了战马,身子一滚,隐藏在巨石的缝隙间,就见巨人脚下的战马顷刻间变成血肉模糊的一块肉饼。

巨人俯视脚下的战果,发出打雷般地一阵狞笑,然后便朝我走来。我心中一惊,连忙策马奔逃,哪知这马不但不逃,反掉转头朝巨人狂奔而去。

“状元,小心!”我听到耳后几声惊呼。

但一切为时已晚,耳边风声不断,眼前能见到的已是巨人的两条巨腿,汗毛像刺猬身上旳刺,很是吓人。我拔剑在手,突然间明白了马的用意:巨人太过高大,要想保命就得靠近,靠得越近,才越有机会来消灭它。

就在马儿乐虎巨人两腿间隙的一刹那,我手中宝剑当成大刀,狠狠地朝着巨人的大腿劈了过去,只听得“噗……”巨人怪叫着,被宝剑砍伤的地方冒出浆糊状的浓血。

“攻他后背,断他椎骨!”我冲着巨石后面的何震川喊。

何震川从石缝里跳出来,长啸一声,身形骤然拔起数丈,手如老鹰的利爪紧勾在巨人的后背上,两脚抬起如蝎子翘尾,从自己的腰间双脚夹出宝剑,只见寒光一闪,何震川用脚将宝剑钉入巨人的脊椎骨。

“嗷嗷……”几声怪叫。一时间,飞沙走石,天昏地暗。巨人挣扎一阵,突然趴在地上,便不再动弹,庞大的身躯在慢慢萎缩,宛如一只被针戳破的气球,一会儿便如一片风中枯叶。

刚松了口气,又听到脑后风声呼啸。我一转身,只见一个灰色的影子从空中向我扑来,它嘴巴张着。我刚想躲闪,这时从树林后面传来枪响,一道红色的火焰直扑向那灰色的巨影,影子落在何震川的身上,把他撞到在地。何震川大吃一惊,就地一滚,手中宝剑甩了出去,那动物没有起来,待看清楚之后,何震川和我相视一笑。

这是一只秃鹫,一人多高。此刻它躺在地上,呼吸很微弱。子弹打在它的两个翅膀上,血从翅膀上流出来,染红了前胸。用痛苦而呆滞的目光vip我们。

我突然感觉这动物是被外力控制,这才不畏风险地来攻击活人,而且这动物的身上既有一股灵气也有一股邪气。我小心地靠近它,想去抚摸它。它惊恐地后退两步,瞪着眼,用它长而尖锐的喙冲我恐吓着。

何震川找回宝剑:“杀了它!我给你做秃鹫餐。”

我没有去理会何震川,而是vip眼前的巨大秃鹫。它的身子在微微颤抖,血还在不断地渗出来。要不给它及时止血,它就会失血而死。

我阻止了何震川的脚步,让他放下手中的宝剑,然后冲着秃鹫摆了摆手。我是想告诉它:我没有伤害它的意思,我只想救它,要是它得不到救治,它就会死的。

一股很浓的尸臭熏得我几乎想呕吐。这种草原猛禽以动物尸体为食,我几乎想放弃了,身体却像受了某种力量的驱使,我不由自主地走过去。

就在我快要靠近它的时候,随着一声巨吼,只见秃鹫的脑袋离开它的两个翅膀向我伸了过来,张开它的巨喙,它一边嘶叫着,一边用厚厚的舌头像蛇信那样飞快地一伸一缩。

何震川拉住我:“你回去,我不希望你冒险。”

“不,我要拯救它,不然它就会死掉。”

“一个秃鹫,有什么好拯救的?”

“动物和人一样。”

我轻轻地抚摸它的羽毛,希望能让它平静下来,然后将药粉仔细地撒在它的身上,它眼神里不再有凶光。

此时云散天明,日落西山,赶尸匠带着他的队伍早不见了人影。

何震川失了战马,只得跟在我战马后面,一路小跑。

“傅状元,我求你了!”何震川边跑边祈求。

“不行,这样不安全。”我坚决拒绝他和我同骑一匹马。

他几次想爬上我的战马,只要他的手一落到我的马身上我就用尽力气踢他。

突然他摔了下去,发出一种极其可怜的悲鸣,就像小狗被人踢了那样。

“何震川!何震川!”我扯着嗓子大喊,“你怎么了?摔得严重么?”

听着我的呼唤,我看到他闭上眼,缓慢地咽了一下口水,好像这么做就能减轻些痛苦。

“还能走吗?”我扶起他,感觉这家伙整个人都压了过来。他呻吟了一下,一只脚蹦着,另一只脚顺地拖着。

“看来只好你骑马了,都怪我。不该不让你上马。”

何震川孩子般呵呵一笑:“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我扶他上了战马,自己打算在下面走,可没容我多想,何震川伸手一拽,便将我拉上了马背,我刚想挣扎,这马儿已开始了小跑。

我坐在他前面,背靠在他怀里,我尽量弓着身,两手紧抓马鬃,他的头移到我发际线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微凉的空气中有一丝温暖的感觉。

“这次你又要记大功一次了。”我无话找话地说。

我们能感觉彼此,除了背贴着他的前胸,若有似无地还在触碰着对方的膝盖、手臂、手指。我感觉到他在我身后摇头,脸上挂着微笑:“我讨厌战争!可我计划不了战争,我们就像别人手里的枪,每杀一个人都不是我们自己的想法。”

“但战争会推动社会向更高的方向发展,要是没有战争,或许人们都会在堕落中沉迷而不能自拔;没有战争,皇上居安而不思危,社会就没有前进的动力,就好像羊群没有了狼,就会退化。战争是社会发展到一定时期,是人自己对自己的挑战,它就像一把手术刀,虽然满是血腥,但割掉的都是坏死的东西。”

“我情愿自己是个厨子,既可以给别人美食,又可以满足自己的胃口。”

“那你的厨艺一定不错,改天空的时候尝尝你的厨艺。”

“我从没试过,马马虎虎只能把自己喂饱。我七岁的时候,父母都不在家,我便用面粉做汤圆,结果那汤圆硬得像石头,我一餐吃了,两天都不想吃饭。”

第011章 刀谱

到了郊外,夜一下子变得特别地安静,我躺在乌篷船里,一动也不动地听着秦淮河水在桨声里潺潺地流淌。前不久太平军和湘军在这里经过了长达半月之久的拉锯战,导致这里血流成河,哀鸿遍野。血水还没有退尽,空气中弥漫着很浓的血腥。

何震川把我《东王刀谱》借了去,如获至宝地不停地翻阅着。他时而微笑,时而手脚并用地在那里比划。我一直在看他,想不明白古人怎么就这么喜欢练武,然后去战场上杀人或是被杀。他突然朝我看了一眼。我们的视线在空气中相遇了。他害羞似的笑笑,我也笑着点了点头。之后我们仍然远远地各自在各自的位置上。

乌篷船缓缓地在河水中行使,我和他的视线在舱船的烛光里也多次交汇,然后又分开。舱外是一片漆黑。在无边的黑暗里,这条乌篷船似乎成了唯一存在的世界,我和我的侍女以及他和船尾的船家也似乎成了世界上唯一存活的人。

渐渐地,我觉得何震川的眼神变得可怕起来,恐惧感混杂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下载,顷刻间扩散到我的全身。我终于无法忍受这种汗毛倒竖的恐惧,索性站起来,毫不客气地向他走去。我越是怕他,越是要靠近他。

我好像很自然似的坐到他对面的位置上,他那张英俊的脸具有一种神秘的诱惑,我不由自主地凝神屏息,眼睛一眨不眨地打量着他。

从我离开座位起,他的目光就一直迎着我。他见我一动不动地vip他,便像是早有准备,用下巴点了一下“东王刀谱》,说:“是为了这个吗?”

我有些愣住了。

自打我离开了东王府,一路上想得最多的便是自己的父亲,我的焦虑比我的好奇要大得多,我不停地憧憬着自己和父亲见面的情景:是偶然的邂逅?还是线索追踪的结果?我也担心自己被那个萧王娘追杀?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开始怕死——一个人如果怕死,是因为他对这个世界有了留恋,而我在留恋什么?

“你以为我是看上这本刀谱里的刀法?”他问。

我将毛毯裹在了身上,试图在微凉的空气中寻找一丝温暖:“不知道。”

“这本刀谱里并没有什么精妙的刀法,你看!”说完他翻开一页指给我看。

“这上面尽是一些星空图,你要仔细看,还能看出每颗星星的颜色都不太一样。”

“东王为什么要研究星星,而且把这些星星都画下来?”我不解地问。

何震川笑出声来:“我要是知道我就是东王了,现在就不是你的贴身侍卫了。不过我倒是很高兴成为你的护花使者。这些星星不是画下来的,你看!”

我仔细看去,这些星星像是嵌入到这些纸张中,更令我奇怪的是,我觉得每一颗星星都像是在眨着眼睛,那种寒冷的光让人感觉孤独、伤感和落寞。

再看何震川,他被一种情绪笼罩着,脸上现出一种思虑,一种不安,一种激动。他站起来,在舱里走了几步,小船跟着摇晃起来,接着便问道:“傅状元,你相信天上多少星地上就有多少人吗?”

“不信,这些都是迷信。”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其实他这么一问,我自己也不知道答案,因为我从来就没想过这个问题,课本上常把科学不能解开的东西都定义为唯心和迷信。

“可天上的这些星星每每坠落,似乎都意味着地上有事情要发生。这种事情,历史上可屡见不鲜,史有明载的就不少,野史上的更多了。这方面的记载你见过没有?”

“我是不相信,您能相信?”

“我相信,中国有一派学说,叫做天人感应。说的是人间有什么大变化,大自然就会有所表示,给人们预报一下,吉有吉兆,凶有凶兆。天摇地动,天上掉下一颗星,地上就要死掉一个人哩。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赵云死时,都有星星坠落。”

“你想说明什么?”我听得不耐烦了。什么天人感应?不过是装神弄鬼的把戏。

“我在想东王他不是人,他是天上的一颗星,就在天父的身边,所以天父常常要附在他身上告诉我们的事情。他告诉你你的父亲在军营中,估计就是天父的意思。”

我没想到古人会这样,他的这种无知减少了我对他的好感。为什么同样是人,为什么有的人很聪明,有的人却傻的可爱,有的人傻得叫人无法忍受。

我反复琢磨着这本《东王刀谱》,希望能找出破绽来说服他不要去胡思乱想,却惊人地发现这不是星空图——它就是一本刀谱。因为我倒过来看时,这书里的星星组成了一幅幅生动的刀法动作,刀刀击中人的要害,刀刀有血的影子。我便将这个惊人的发现告诉了他。

我的声音中带着愉悦和得意,何震川倒拿着书,愣愣地看了一会。

“啊!”他突然喊出声来,看到我明显的惊讶,何震川颤抖地说:“这书中星星组成的人物图案,像都是那些战死的将士。”

空荡荡的带有血腥味的空气中传来几声鸟的呜咽,似乎是生命最后的挣扎,也似乎是临死前的求救。他这一惊一说,乌篷船突然就不停地摇晃,接着便有东西落入水中,然后船开始在水中间不停地打着转转。阴风一闪,蜡烛熄了,黑暗笼罩着一切。狂风夹起碎石,吹得乌篷船啪啪作响。

  我突然感觉有东西从我的背后来到我身边想要附在我的身体里,感觉那东西湿漉漉的披着头发,寒气侵入骨髓。那东西侵入我的身体里越来越多,耳旁怒吼的阴风便越来越大。我闭了眼不敢去看,被入侵的身体让我无助和恐惧。

  不要任由它侵入!

我下意识地要抵触,要挣扎。然而我无法用上劲,意识里我挣扎得越凶,感觉那东西也就反抗得越厉害,就这样坚持了很久,感觉自己被这冰冷的物体占据了整个身体。

“你怎么了?”有个声音幽幽传来。

我睁开眼,发现侍女们睁着惶恐的眼睛vip我。

“我感觉很冷。”我哆嗦着说。

何震川起身去了他那边将他的被子抱过来,他给我盖被子的时候,我和他的视线又对上了,那一刻,我拉了拉耳朵,他的表情满是疑惑和不安。我假装不舍得他离开,回他一个噘嘴的表情,然后轻轻地挥了挥手,就让他回去休息。

刹那间,我感觉自己变成了另外的人。突然,何震川惊叫起来:“刀谱没了!”

“没了就没了,反正是东王送的,没了更好,我既不用练功,也不用为里面的星星烦恼。”我轻描淡写地说。心想这世界的一切都是梦幻泡影,没有是非,没有得失,甚至没有生死,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我好像思想上得到了无限的解放。

何震川走过来,他手里拿着那本刀谱。

“公子!你手上不是吗?”侍女小翠问。

何震川尴尬地将刀谱打开放到我面前:“祥儿,你看!里面的星星全不见了,它们像是夜空的繁星遇见了太阳,一下子全部失踪了。”

猜你喜欢

  1. lehu乐虎lehu
  2. lehu豪门lehu
  3. 下载下载lehu
  4. 现代vip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亚游集团官网千亿国际手机版唯一官网下载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