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国际官方网app

您的位置 : 主页 >lehu库 >古代言情 > 绝世乞女

更新时间:2019-11-13 11:13:59

绝世乞女

绝世乞女 万洪瑜 著

已国际 王嫒 仙侠 校园 鬼怪 轮回app

她,美艳绝世,出生名门,知书识礼,温婉娴静,过得惬意安宁。然而奸人当道,使她一朝沦为阶下囚,险些丧命。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但却背上了抗旨不尊的罪名。从此,她从大家闺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七章 飞来横祸

他们的情感就那般复杂着发展下去,三年过去也不曾有人捅破。

三年中,王媛虽然努力克制着自己,但她对那个少侠的思恋却更加深重,以至于无法完全做到一点也不依赖王信,不经意间,她仍会不时的想要霸占着王信,不让两个姐姐接近,对王仁自然也是能避则避。

几人已不再是小孩子,王信王仁已成真正的男子汉,王婳王姣已成大姑娘,就连最小的她也都长得亭亭玉立,楚楚动人。多年的患难与共让每人都对情感有很深的认识。他们都深爱着自己心里的那个人,不曾有半分的减少。王媛所做的一切让几人都非常不满。

他们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紧绷几年的弦几乎快要断裂,不想,一场大祸却从天而降。

一日,一伙手持刀剑的凶徒突然闯进了他们的家园。祖孙几人无比惊愕,不过很快他们就清醒了。他们早就想到兴许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只是不曾料到这一天具体何时到来。他们已在内心里早已做了迎接这天的准备。

尤其是兄妹几人,平日情感游戏里的摩擦怨气此时皆化为乌有。他们相互鼓励的对视了一眼,拾起刀剑,冷静的面对着眼前的这伙凶徒。

“哈哈哈!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你们了!”

凶徒们江湖素衣打扮,不过其狂妄与当年那些官兵却别无二致。他们挥舞着手中刀剑,迅速摆开阵势,把王媛家门口死死堵住。为首那个凶徒大笑不已,“交出宝贝,可以饶你们不死!否则我们将鸡犬不留!”

兄妹几人已不再是当年那群弱小的孩童,他们不但长大成人,而且还多了王仁王姣一对兄妹,不再像当年那般惧怕。几人一马当先,挡在王辉的前面,与凶徒拔刀相向,准备决一死战。

在兄妹几人当中,王媛又首当其冲,站在了最前面。今日之王媛,已不再是昔日吴下阿蒙。她非常有自信保护好家人,她也一定要保护好家人,就如昔日他们保护她一样,哪怕付出性命,她也在所不惜。

王媛高举手中宝剑,眼中满是仇恨的怒火。三年来,她日日练功练剑,不曾有过丝毫懈怠,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亲手杀了朱賊以及这些走狗。她早就蠢蠢欲动,念想独自悄悄离开家人前去寻找朱賊,试试身手,只是怕自己的功夫还不到火候,反而连累了家人,故而迟迟未曾行动。不想今日这些无耻之徒竟然送上门来,想必真是苍天有眼,合着他们是该招报应了。

只是王媛觉着有些奇怪,这些凶徒并未穿衙服兵服,vip也不像官兵,倒像是江湖中人士。他们在此隐居已是三年有余,从未与外界有过接触,这些人为何找到这里?

王媛忽而心生一计,她想试探一下凶徒的口风,并试试他们的胆量与心计。如若真是朱賊派来的人,他们就应该知道她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那么,他们就不会想到她已经练就了一套足够取下他们性命的本领,见到她舞剑,肯定会心中生怯,同时,回答问话也会露出破绽;如若是江湖中人,既然能够找到他们,那么,他们应该早已摸清了他们的情况,对她会功夫就不会有怯,回答问话也会有所不同。

“哼!苍天有眼!尔等作恶多端,想不到朱賊竟让尔等前来送死!”

对峙之间,王媛突然开口,并顺手举剑行云流水般耍了几招。

“哈哈哈!小美人,你这剑舞得不错嘛。”

凶徒们见到三个倾国倾城的年轻女子,面露猥琐,对王媛的问话毫无反应,对她舞剑的样子倒显得不怀好意的喜欢,不禁在那儿仰天大笑。

“无耻!”

王媛已然明白几分,心中暗暗叫苦。既然这是江湖中人,对她的舞剑也不放在心上,那肯定是一批高手,他们已然遇到了大麻烦。摆在他们面前的唯一出路就是要杀了他们。不过另她感到欣慰的是,当她回身用眼神与哥哥姐姐们交流时,他们竟然懂了她的意思。

兄妹几人再次相互对视一眼,一起举剑,杀进那群正得意忘形的凶徒当中。他们本欲趁这些凶徒不备,杀他个措手不及,却未料到他们看到的是凶徒们精心设计的假象。几人的剑还未触碰到他们,他们反而把几个人团团围困在了中间,并作出反攻的阵势。连站在兄妹几人后面的王辉也被几个凶徒单独围住。他们果然是有备而来。

“几位美人,放下武器,免得我们伤害到你们。”一个凶徒淫笑着官方网。

“你去死吧!”

王媛羞得满脸通红,怒火中烧,趁那凶徒分心淫笑之时,飞身上前,以闪电之速一剑刺杀过去,正中他的胸口。

这是王媛生平第一次杀人。宝剑刺入那个凶徒胸膛的瞬间,她的心中曾生起一份慈悲,手不禁有些发软,可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以及这些年所受的苦难,她的怒火迅速升起,手不禁一抖,宝剑便刺得更深。

那个凶徒立即双手紧握她的宝剑,不让她再往里刺。但王媛的剑锋利无比,早已深入他的內腑,又岂是他能握得住的。王媛不再刺入,反手把剑拔出,顿时,一股鲜血从那个凶徒的胸中以及口中喷出。凶徒脸色骤变,比划着倒地而亡。

王信几人士气大增,他们不曾想到,妹妹竟然真能杀人,而且如此干净利落。

“妹妹!”在她拔剑之时,几人几乎同时惊叫了一声。

王媛回了哥哥姐姐们一个无比自豪的眼神,回身面对凶徒再次亮剑。兄妹几人赶紧上前,就如当年在长江岸边一般与王媛相互背靠而立,与凶徒们对峙一起。

凶徒们不曾想到这样一个柔弱女子,原来所舞之剑竟是真的,绝非花拳绣腿,他们不敢再大意,更不敢再面露轻浮,全都全神贯注,严阵以待。

“兄弟们,下手给我狠点,为死去的兄弟报仇!”为首那个凶徒对手下兄弟命令道。

凶徒们得到命令,立即向兄妹几人发起猛烈进攻,另一边,专门对付王辉的几人竟也动手。

既然王媛已下狠手,凶徒们首先吃亏,他们便也不再给几人留下机会。凶徒们按着他们独特的阵势,步步逼近,招招狠毒。

几年来,兄妹几人天天练功练剑,功夫有了不少长进,但是,无论他们怎么合力,竟然冲不破凶徒们铁通般的阵势。凶徒们的功夫也绝非他日那些官兵能比。王辉被单独隔离,也遭到多人围攻,渐渐有些不支。

王媛深知今日已是在劫难逃,很是后悔,原本她想挡在爷爷前面,不想却反而让爷爷落单。

“哥哥姐姐,你们一定要冲出去,带着爷爷离开。”王媛道。

“不,妹妹,还是你们找机会带着爷爷离开。”王信道。

“还是你们先走,我留下。”

“我留下!”

“我留下!”

兄妹几人纷纷推让,都要自己留下。

“哈哈哈!你们倒是有情有义,可惜你们谁都走不了!”凶徒们大笑不止。

“这儿就是你们是葬身之地!”为首那个凶徒道:“兄弟们,别忘了老大的吩咐,快使出我们的杀手锏!”

凶徒们一声回应,立刻改变战术,他们竟然把王媛姐妹三人与王信王仁分离开来,然后分出一批人来径直向王信王仁以及王辉三人攻击,其招式的狠毒也增加了几分。王信三人很快就招架不住。

王媛姐妹已然明了,凶徒要先解决他们中的男丁,如若只留下她们几个女孩,她们就将不攻自破。

王媛与姐妹二人回身杀将过去,却被凶徒们死死挡在外围。

“不要管我们!你们先走!”

王辉与王信王仁自然也明白了凶徒的意思,祖孙三人奋力反抗,企图为姐妹三人创造逃跑机会。然而,王媛姐妹又怎会离开。

“爷爷,要走一起走!”王媛姐妹道。

“我已说过,你们谁也走不了!”

为首那个凶徒给手下兄弟们使了一个眼神,几人凶徒立刻拿出火具,把茅屋点燃。

王信眼疾,见到凶徒欲要焚烧茅屋,便飞身前去阻止,不料这是歹徒精心设计的圈套。他只注意到了那些手持火具的凶徒,不曾想到旁边还有凶徒专门等著他去自投罗网。王信刚刚抢到那些手拿火具的凶徒面前,就被后面的凶徒打进茅屋之中。凶徒们一边放火,一边灌硫磺焰硝以及油料。

王信立即便被大火吞噬在茅屋之中。

“哥哥!”姐妹三人同时惊呼。

王辉不曾想到他们会有如此作为,见到王信被打入火中,不禁分心回身望了一眼,就这一眼功夫,不想便被凶徒们砍成重伤,倒在了地上。

一瞬之间,三个男丁就只剩下一个王仁。三年来,王仁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狩猎种地上,他的武功最弱。凶徒们蜂拥着向他砍杀过去。王仁很快就招架不住,竟被逼到熊熊燃烧的茅屋之下,已没有了退路。

“妹妹!你们快走。”

王仁见已无退路,大喊一声,举起手里的宝剑,反身冲进了凶徒当中。

“不要!”

王媛姐妹正沉浸在王信坠入火海的悲痛中,见到爷爷倒下,王仁也危在旦夕,顿时泪流满面,惊得大喊起来。

王媛心如刀割,她不曾想到,自己苦心练了三年的功夫,原来是这么不堪一击,她更没想到,他们全家为了她竟然在三年后的今天会再遭横祸。

“哥哥!妹妹来也!”王媛举起手中宝剑,朝着凶徒的阵营冲了过去……

第二十二章 化内有基

兄妹几人回到王辉的坟前,再次叩拜后,挥泪而别。

每人的心情都很复杂。这些年,要不是爷爷,他们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爷爷为他们付出太多,而今连生命都付出了。他们真不想离开他,可现实让他们不得不这样。每人都在心里发誓,他们一定会回来看他,但他们早已体会现实的无情,知道这仅仅是自己的下载,若想实现,恐怕是遥遥无期,故而无法对他有一丝半点承诺,自然也不敢出口。

在王辉坟前磕完头,一路沿江而下,见到道路两旁熟悉的山山水水,几人又是一番感慨。这里于他们,原本也是他乡,当年,他们背井离乡来到陌生的这里,重建了家园。可这些年它时时刻刻滋养着他们,与他们朝夕相处,在他们心里,已然成了第二故乡。如今,他们又要再次背井离乡,又怎能不伤心呢?而且这儿还留下了两个至亲至爱的人。

“我一定会回来的!”走出这片群山,王媛再也忍不住,回头大声喊了出来。

那些道理王媛自是懂,但她还是要口头承诺,如此方可代表她心里的承诺,口头呼喊也可以代表内心的呐喊,她要发泄情感。这更是对自己的激励,警醒,既然话已出口,她就会逼迫自己去做到。

哥哥姐姐有些意外,他们不敢轻易出口,唯怕失信,妹妹竟然如此冒失,他们有些担心。不过他们还能理解,王媛毕竟最小,总的还是一个小孩子。但看到她那坚毅的表情时,已然明白,原来她不但不是小孩子,反而是真正强大了。他们很欣慰,妹妹敢于挑战自己,她真的不再是以前那个王媛了。

“走吧!”

吴珉把自己的衣衫披到她的肩上。王媛回头,看到他的眼睛里满是赞许,心里不禁升起一阵幸福。

“嗯。”王媛点点头,回应他一个感激的眼神。

王媛心里,忽而五味杂陈。而今,她终于和朝思暮想的人在一起了,可是,她又失去了另外两个亲人。命运究竟在如何为她安排,接下来又将会发生何事,王媛不禁有些害怕。

一路之上,王媛心事重重,感慨良多。几人也各有心事,好在有吴珉。吴珉知道兄妹几人都在思念王辉王信,舍不得那个家园,舍不得那儿的山山水水。他变着法儿哄着几人开心。给他们说笑,讲故事。

一路上,兄妹几人发现,吴珉的见识也和他们人品功夫一样非同一般。无论看到甚么让兄妹好奇的事情,他皆可以解释一通,让几人消除疑虑,心中释然。尤其是他识人之功,几人佩服无比。

那一路上,他们多次碰到乞讨之人,兄妹几人悲天悯人,总是慈悲心肠,要去施舍。他们本就空手出门,要不是吴珉有备而来,身上带着银两,恐怕这一路他们也得乞讨。吴珉虽然有备,但也不是非常富余,一日三餐多半都是馒头干粮,只有偶尔才买些牛肉烧鸡类的肉食。

吴珉常常告诉他们,哪些是真乞讨,哪些是假乞讨。几人开始不信,以为他是故弄玄虚,显示自己的见识。吴珉大笑,与兄妹几人打赌。

吴珉任由兄妹几人自行选择一个他认为的假乞讨者进行施舍,然后暗暗跟随,结果兄妹大所失望。他们看见,王婳把自己随身的一个小玉坠给的那个衣着破烂,满脸污渍,甚至还有些脓疮的小女孩,走进了一座漂亮的房子里,不一刻便换了一身干净衣物出来,俨然一个大家闺秀,与先前几人见到的可怜样判若两人。

几人唏嘘不已,王婳更是心疼不已。那是义父把她带回家,义母给她的见面礼。那个小玉坠虽然不是很值钱,但是,那是义母留给她的唯一信物。义父当年虽说富甲一方,但他对家人却比较苛刻,不许他们过分奢侈浪费。义母背着义父曾给过她很多东西,但她都原原本本的放到屋里,只有这个小物件她才佩戴身上。如今丢了这唯一信物,王婳既心疼又后悔。可是悔之晚矣。

“大哥,你为何知道她是骗子?”vip姐姐难过,王姣问道。

“你说呢?”吴珉卖起关子来。

“小妹愚钝,不曾知晓。”王姣面有赧色,笑着官方网。

“你不说便是,尽管卖你关子,我自知晓。”王媛沉思片刻,笑道。

那日离开江州时,吴珉给的那个赞许至今仍然受用。既已和他在一起,王媛觉着应该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他。想到答案,她便迫不及待的想要表现。

“哦?那你说来听听。”听闻王媛知晓,吴珉来了兴致。

“妹妹,你尽哄人,我们皆不知晓,你从何得知?”王仁道,“莫非是哥哥私下曾告诉过你?你故意来炫耀于我们?”

“我没有!”

王仁竟如此取笑与她,王媛有些微怒,本欲想斥责他作为哥哥不该如此。她与吴珉虽然情投意合,两厢情愿,但她年纪毕竟尚小。如今又是刚刚才相聚,哪有私下呢。但想到这些年他对自己也是有情有意,便知他此话有气,嫉妒吴珉。王媛感动他对自己不仅一往而深,而且在生活之上对自己也是百般照顾,不禁把话噎了回去。但因心急,不觉憋红了脸。

“妹妹说谎了。”王姣笑道。

“我真的没有!”

姐姐又来取笑自己,王媛更急了,随口便重复了一声方才之话。可出口之后看到王姣得意的表情,又知上当,不禁有了想反悔刚才那个决定的冲动。

这些年,王仁欲要对自己好,王姣皆竭力撮合,而另一面她又在努力的想要与王信哥哥好,总是与她争着接近王信。她这取笑分明就是在帮王仁,毕竟他们才是亲兄妹。王媛很是不快,但她深深明白,他们毕竟是自己的亲人,恩人,她不能发火。

“哥哥姐姐,你们不能这么取笑我,也不能不相信我!”王媛道。

“哈哈哈。”吴珉大笑起来。

“连你也取笑我?”王媛真是生气了,她本想让他认可自己,不想弄巧成拙,适得其反。王媛恨恨地瞪了吴珉一眼,“难道你就不能为我证明,你何时告诉于我了?”

“妹妹,你怎的这般小气了?”王婳靠过去,搂着她道,“王仁王姣分明是和你开玩笑,而大哥正是在笑你的小心眼,你越是这样,不就正中下怀了吗?亏你还冰雪聪明呢。”

“我……”王媛羞赧无比。

“好了,”吴珉笑道,“把你是如何知晓的快告诉你的哥哥姐姐吧,要不然他们还会取笑你。”

“哼!”王媛嗔怒起来,不过想到他们皆无敌意随即又不自主的笑了,“这不很简单吗?我亲身经历来的呗。”

“那究竟是什么啊?”王姣问道。

“嗯!我也知道了。”王婳官方网。

“姐姐,是什么?”王仁好奇极了,“姐姐也相当聪明呀,妹妹这么一说,你竟然也知道了!”王仁赞道。

“没什么,其实真的是很简单,只是你和王姣妹妹没有经历过,故而不知。如果真是乞讨过活之人,是不会嫌弃别人施舍何物的,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那些假乞讨者,他们自然巴不得别人给他贵重财物。那个小女孩不正是这样吗?妹妹上前给她一个馒头,她竟不要,反而说喜欢我脖子上的东西。一个饥饿之人怎么会在意一件不能吃的东西呢?我们以前乞讨,别人即便要给银两物品,有时我们反而还不要,道理就在这里。”王婳不好意思的官方网,“我哪儿是聪明啊,分明是个笨蛋。乞讨那么多年,却没有想出来。”

“对呀!”王仁兄妹俩恍然道。

几人一路有说有笑,继续前行。有了这个认识,他们不再上当。他们盘缠也实在有限,遇到真是逃难饥饿之人,他们才上前分些馒头干粮与他们。

可是,几人不曾想到,越往东走,当越过鄱阳湖湖口时,他们碰到的逃难之人便越多。一经打听,皆是朱勔所害。

那些难民,有些原本也是富贵人家,但因家中有一点尚可把玩欣赏之物,便被朱勔强行抢夺。有些只是出于气愤,言语了几句,便被朱勔痛打一顿,赶了出来。那些顺从的自然就被洗劫一空。这样,无论顺从还是反对,只要朱勔盯上,就是大难临头,成为穷光蛋。

有些虽是穷人,但他们被朱勔强征去搬运花石冈,朱勔不仅分文不给,倘若他们搬运花石冈时,不小心碰坏了一点边角,竟反被勒索赔偿。赔不起的便也被朱勔痛打一顿,赶出家门,甚至流放。而朱勔搬运之物,尽皆珍贵无比,又有谁能赔得起呢?

兄妹几人这才明白,原来传言所说朱賊致使江南之地民不聊生竟然是真的。几人痛心不已,可他们实在是无能为力。未出几日,吴珉身上银两花光,他们竟也只能乞讨了。

苏杭想必情况更甚,这于人生地疏的他们要在那里求得生存想必会越发艰难。几人商议,暂且不去苏杭。

大天之下,尽皆王土,哪里都一样。化外无基,那么他们就在化内寻基。偌大的一个帝国,怎么容不下几人。

到达临歧之时,几人便不再前行。此地已有许多难民安置,他们也就地找了一处偏僻小村,建起又一个新的家园。

猜你喜欢

  1. lehu乐虎lehu
  2. lehu豪门lehu
  3. 下载下载lehu
  4. 现代vip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亚游集团官网千亿国际手机版唯一官网下载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