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国际官方网app

您的位置 : 主页 >lehu库 >武侠仙侠 > 帝皇之途

更新时间:2019-11-13 11:07:51

帝皇之途

帝皇之途 荠麦青青2 著

已国际 魏无忌 搞笑 lehu 校园 空间

在这里,有儒学治世,有法家强国,有道门飞仙,有佛门禅唱,有武者争霸,有魔神霸绝天地,亦有人族泣血玄黄。

精彩章节试读:

第42章 肃州

半个月后,朱雀门上一片肃穆,魏天子身穿明黄色甲胄,vip城外两支大军集结。

他的身旁,是魏无涯的母亲,当今皇后和魏无忌的母亲,沈妃。

两侧,也是大梁的百姓,被组织过来,看看大魏军威。

本来,今日这个时间,王皇后和沈妃都是没有资格来朱雀门观礼的,但谁让下面的两个皇子是他们的儿子呢?

是以,纵然礼官以不合礼数为由反对,却被魏天子无视了。

隆隆隆……

一阵马蹄声后,一万精锐骑兵由远及近,激起大片灰尘,磅礴的血气直入云霄,震散了天上的云朵。

城头一众文官面如土色,他们何曾见过这等场面?武将们也是微微变色,显然,魏无涯的亲卫出场,就镇住了所有人!

离城墙百步之时,魏无涯大手一挥,一万骑兵瞬间停下,队形丝毫不乱!

魏无涯当先大喝,“参见陛下!”

参见陛下!

参见陛下!!

参见陛下!!!

骑兵们敲敲胸甲,三声大呼,仔细看去,士卒个个都是先天级,甲胄,兵器也都是先天级。魏天子只觉得热血沸腾,有如此骑兵,何愁不胜!

王皇后一脸骄傲,看了看身边的沈妃,不知道你的儿子如何?

又看了看身后的其他妃子,微微一笑,带有淡淡的不屑与得意——这,就是我的儿子!

沈妃依然恬然,淡淡一笑。只是王皇后何等人物,自然能够看到藏在沈妃眼睛深处的担忧。

身后的妃子们一个个眼睛喷火,却无可奈何,谁让自己的儿子不够优秀呢——这些妃子都是有子嗣的,没子嗣的再受宠,也没资格来。

很快,他们的注意力就被吸引走了,魏无忌带着亲卫和部下上场了。

只见魏无忌骑着一匹地变级天马,身披黑甲,一马当先。身后跟着两人,同样着黑色甲胄,看清了面孔,魏无忧的母亲不由得惊叫一声。

她发现,魏无忌身后的两人中有一个正是自己的儿子,无忧!

不同于魏无涯出场的狂暴,魏无忌身后跟着五百亲卫——魏天子给他的那五百武卒。

五百亲卫个个骑着天马,身穿地变级甲胄,腰挎地变级神剑,背后背着地变级强弓。

后面的一万蛮族士兵个个身穿先天级重甲,手持一对巨大的铜锤。

这是魏无忌手下最为强大的阵容了。

一万余人缓缓迫近,没有呐喊,没有嘶吼,只有沉默。

随着整齐划一的动作,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所有人都觉得胸口发懵,呼吸困难。

唰!

魏无忌及身后的亲卫拔出长剑,斜指苍天,一股剑气仿若开天辟地,直刺云霄,虚空都出现一道道裂缝。

嗡~

一万蛮族两手轻轻一震,两只铜锤交击,沉闷的响声让人颇感不适。

参见陛下!大魏万胜!

魏无忌开口暴喝。

参见陛下!大魏万胜!

三呼万胜之后,大梁百姓们也都大呼起来。

大魏万胜的呼声经久不息。

魏天子面色红润,有如此威武的将士,有支持自己的百姓,还有什么好怕的,任何威胁,都将被朕碾碎!

平分秋色!

魏天子给自己的两个儿子下了定语。

沈妃笑中带泪,骄傲的挺起了胸膛,自小吃苦的儿子,如此优秀!

……

祭拜天地后,魏天子亲自为东西两路大军誓师,授黄钺。

经过此次誓师,世族算是彻底安分了下来,魏无涯和魏无忌率军进京,本就是来威慑宵小,震慑不臣的。

真正的大军,早就出发了。虽然那时候还没有定下来,但青州靠近中山国,自然是负责中山。

魏无涯的封地靠近越国,理所当然的,要应对越国大军。

……

中山国,是中州比较大的一个国家了,中州有国家无数,有诸如魏、韩、赵、秦、楚等一流强国,也有邹,中山,越、蔡等稍差一些的大国。

一路大军一连行军十余日,终于在第十七天日落之时到达交战第一线,肃州。

这一次出战的,有原青州军中的五千悍卒,有五千新近成军的亲卫少年军。还有四万由娄烦率领的蛮族骑兵。

娄烦战意冲天,这天下,只有大魏武卒可以与蛮族交锋,至于其他的,娄烦不屑一笑,骑兵面前,只有被屠杀的份。

魏无忌身边的五千亲卫的坐骑都是天马,连这五千骑兵他也不放在眼里。

他有充分的自信,这世上没有骑兵是他的对手。因为,此时的娄烦部,已经不是当初的娄烦部,配备了大魏精良的武器后,战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魏无忌当然不可能将这么一支劲旅完全交给娄烦,即便是娄烦部已经发誓效忠与他也不行!

是以,魏无忌安插了大量的讲武堂学员进入娄烦部骑兵之中。一来,是起牵制娄烦的作用,二来,则是向娄烦骑兵学习的。

“娄烦,中山国大军到哪里了?”

“回殿下,再有两日,便会到达肃州城下。”

“你了解过地形,有没有机会打一下伏击?”

“没有!”娄烦缓缓摇头,“肃州一马平川,那中山国主帅也是个谨慎的人物,根本不会给我们打伏击的机会的。

要想打败他,只能以堂堂之师,正面破敌。”

“那就让肃州刺史准备粮草,明日给士卒加餐!待后天与中山国决战。”魏无忌也未抱希望,只是出于习惯问问而已。

肃州是大魏重镇,中山国若想控制住之前攻占的城池,就必须拿下肃州。

而肃州没,也储备有大量的粮草,魏无忌准备以此为依托,打败中山国,而后,杀进中山国内。

下中山五十城,可不只是说说而已,魏无忌自认,也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哪能随便说说就算了?

想了想,魏无忌又找来娄烦,命他派出一支偏师,绕到中山国大军后面去,前后夹击中山军。

魏无忌的根本目的,则是让这支偏师堵住中山军的退路,防止其逃窜。当然,还没开战,这种话却是不好宣之于口的。

此次,中山国来犯之敌共有一十三万。而魏国一方,有一万五千步卒,四万五千骑兵,还有四万肃州守军,共计十万大军,在人数上差不了多少。

这四万守军战力尚可,只是军心有些涣散,李悝裁汰老弱还未曾裁汰到肃州来,但毕竟他们也是知道了,生怕自己那一天也被淘汰掉。

对此,魏无忌自然是驾轻就熟的,当即下令实行九转军功制,只要获得军功,自然就不会被淘汰了。

当日,军心立刻就稳定了下来。

第32章 父子会青州

“弟子多谢先生救命之恩!”魏无忌躬身行礼,真心感谢道。方才,他可是做好了身死的准备的。

“你我师徒,客气什么!”唐顺之笑呵呵的道。拍了拍魏无忌的肩膀,却是压抑不住伤势,一阵咳血。

“师傅受伤了?”魏无忌大惊失色。

“无妨,修养一阵便好。”唐顺之勉强笑道。

“师傅先去休息,等伤势稳定,咱们师徒再聊。”魏无忌止住还待再说的唐顺之,亲手扶着唐顺之往屋内走去。

一直站在旁边的魏天子有些尴尬,魏无忌先问自己师傅,却把自己晾在了一边,心里着实有些不舒服。

索性黄锦够机灵,立刻请魏天子进入王府大殿,而后安排人上茶,总算是缓解了魏天子的尴尬。

“儿拜见父亲!”安顿好唐顺之,魏无忌终于想起自己的父皇也来了,不由得大是尴尬,自己忙着感谢老师,竟把老子给忘了。

“还知道我是你父亲啊。”魏天子沉着脸,方才,他可是太尴尬了。

“呃,父亲恕罪,孩儿看到老师受伤,所以……”

“荆川先生救了你的命不假,我就没救你?为何不先问我有没有受伤?”魏天子有些吃味。

“荆川先生是老师,毕竟不如父亲亲近,对于父亲你,感谢的话记在心里就好,哪用得着说出来啊!

何况,父亲您功参造化,收拾区区蛮夷,还不如手到擒来?”魏无忌插科打诨,试图蒙混过关。

哼哼哼!

魏天子冷笑几声,脸色却是缓和了下来,这个三子虽然让自己尴尬,这个解释虽有强词夺理之嫌,却也有些道理。自己是他老子,救他也是天经地义。

“这一次,就算你过关。”

呼!

魏无忌松了口气,可算是过去了!

“不知父亲战果如何?”魏无忌连忙转移话题。

说到这个,魏天子颇为得意的笑了笑,道“那蛮子已经被我斩杀,尸体丢回了蛮族神殿!”

“父亲战力无双,长剑所过之处,万族诚服,只手毙杀蛮族强者,儿佩服!”魏无忌自是一通马屁附上。

“哈哈哈,好了好了,马屁我听多了,不差你这几句。再说,我记得上次在麟德殿,你很是讨厌那些拍马逢迎之辈来着?”魏天子语气揶揄,其脸上的笑容,却是看得出来。

魏无忌面色微红,强自辩道“父亲此言差矣,儿这是赞叹,是一个儿子向父亲表达敬佩之情,此情切切,岂是那些阿谀谄媚之徒可比?”

“好你这竖子,近两年来不但实力上涨,这耍嘴皮子的功夫也是大有长进啊。”魏天子指着魏无忌笑骂道。

“父亲谬赞了。”魏无忌拱拱手,一副谦虚的样子。

……

魏天子无语。

“话说回来,在天变级大能威压之下,还能说出那般话语,胆气真够壮的啊!说起来,你那几句话,还真是让人听得热血沸腾啊!”魏天子突然换了副面孔,肃容道,“犯我大魏者,灭其国,焚其祖庙,毁其贡献!端的是霸气无比!我大魏,何时才有这等风采啊,若是当真有机会看到那一天,我真是死也瞑目了。”

“那蛮族强者若是杀我,技不如人,我毫无怨言!但他想逼我下跪,那就不行了,除了天地君亲师,无人能让我下跪!士可杀,却不可辱!”魏无忌亦是收起了笑容,正色官方网。

魏天子赞道“说得好,士可杀不可辱,技不如人没关系,但不能没了骨气!我大魏的皇子,就该有这等傲气!”

……

此子志气不小,雄心勃勃,但愿不是志大才疏之辈,一场大胜还不足以证明其能力啊。

“给我说说,这两年你是怎么做的?有何感想?接下来要做什么?”

考验这就开始了?

魏无忌坐正身子,道“回父亲,这两年,儿主要在做七件事,其一,开荒;其二,提高平民地位;其三,改革军制;其四,行法制,易民俗;其五,兴教育;其六,废井田,开阡陌;其七,便是练兵,修邬堡了。”

“详细说来。”魏天子不置可否。

“儿到青州后,发现青州并不是想象中一般蛮荒,落后,却并不穷敝,青州方圆数十万里,人口却只有六百万,其余地方都被野兽凶兽占据,儿初来青州,便发动大军,绞杀凶兽,开垦灵田。今年秋收,产灵米,灵粟,灵稷等总计两千万石,青州已无饥馑之忧。

废除庶人,全部成为国人,给予其参军之权。奖励军功,不论其出身。

青州民风彪悍,百姓时常争斗,多人因私斗而死,是以,儿颁布法令,不得私斗,法令颁布之后依然有人私斗,儿当即下令,惩处犯法者,或杀或囚,如今情况已然大为好转。

……”魏无忌说的很慢,不时的停下来。

魏天子也不时打断他,询问lehu,频频颔首。

“光说无用,父亲不如在青州多留几天,在青州看看再说?

此外,此战之中,立功的将士们需要褒奖,父亲不如褒奖完了再走?”

“好,正好最近我的事情不多,就留几天。你这授爵仪式是怎么个章程啊?”魏天子利落的答应了。

魏无忌小心翼翼的道“首先,是祭祀此战中死难的将士和百姓。其次,就是赏赐爵位了,这一战战果颇丰,能策勋九转的将士怕是不少,这些人的策勋希望父亲你来处理,有您老亲自鼓励有功之士,够他们炫耀一辈子的了。

另外,也可以极大的激励士气。”

果然,魏天子立刻就皱眉了,“给战死的将士修建祠堂,无此先例啊!此举虽然能大大激励士气,但朝里那些老家伙定然会反对的。

还有,给庶人以爵位,虽然是勋爵,无封地,无实权,只有土地和钱财赏赐,还要交税,那些人也会大肆反对的。……不对!你这竖子,是想让我为你改革军制背书啊!好胆!连我都敢算计了啊!”

反应过来的魏天子怒气勃发,指着魏无忌的鼻子便骂。

“我这不也是为了大魏麽?”魏无忌陪着笑脸,道“父亲不是一直都想打压贵族?可是且不说能不能压得下去,便是真的被打压下去了,又由何人来取代他们?国朝这么大,总需要有人管理不是?”

“何况,有了这些新兴势力做榜样,以后削减贵族封地,打压贵族特权就有了参照是也不是?”魏天子冷哼道。

“不止如此,如今天下都是贵族,封地自制,朝廷的威严远不如看起来那么强,官员都是世族,他们只会为自己考虑,哪会想到国家?

当然,我不否认,很多贵族都是忠心于我大魏的,可是,他们贵族从来都不用交税!

朝廷每年还要给他们发放俸禄。以前我以为,世族人口占两成,奴隶一成,百姓七成,天下的土地至少有五成是属于官田。

然,以青州为例,八成的土地都掌握在世族手上,百姓之中,八成又都是这些世族的佃农。

也就是说,这八成的土地,是不用给朝廷交税的,只有两成的土地,却负担着那么多人的开支。

青州如此,其他的地方,也定然好不到哪去!”

猜你喜欢

  1. lehu乐虎lehu
  2. lehu豪门lehu
  3. 下载下载lehu
  4. 现代vip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亚游集团官网千亿国际手机版唯一官网下载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