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国际官方网app

您的位置 : 主页 >lehu库 >古代言情 > 莫断琉璃

更新时间:2019-11-13 10:59:25

莫断琉璃

莫断琉璃 印歌 著

已国际 柳并竹,穆一封 婚姻爱情 未来 腹黑 豪门世家

琉璃山上的算命仙琉璃,身陷怪病,留下亲笔书信后陷入昏迷。信上言,若三月后还未曾醒来,便遵父母对她的安排,以活身嫁入耀城入其族谱,而一日后,就是耀城城主穆一封来琉璃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一章打抱不平(一)

穆一封正待要问柳并竹的名字,却vip她只顾左右张望好像在找路。

“封公子,席公子,你们没什么事了吧?那我先走一步了啊!”不等他们再开口,柳并竹转身就走,她想,大不了就在这城里兜上一圈,总能找到的那个郝大人的家。

“她出不去城,那会去哪呢?”vip柳并竹疾走的背影,席琰觉得她一定是去多管闲事了,他们如果不跟上去,这位柳姑娘的亏是吃定了。

穆一封不接话,径自沉默着。

“城主,不说那位柳姑娘,我们接下来要到哪里去呢?”简直是明知故问。

“郝府。”穆一封说了两个字。

“啊,那恐怕很快就要和柳姑娘又相见了。”席琰扬扬嘴角,神情满是了然。

“我只是怕这个闲事不管,又要听你的碎嘴。”

“城主,属下这是为你分忧啊。”

“……”

“诶?城主,城主你等等我啊。”

席琰越是在身后喊,穆一封脚下的步子就走的越快,等他们找到了要找的人就马上关注耀城,到时候他就可以把席琰扔给陸师傅处置,最好是罚他擦上半年的药炉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被柳并竹找到了她要找的地方,竟然是个乐器铺子,匾额上雕着和她手中的木牌一样的六棱型图案,陆锦三果然没骗她。

不过,她也是灵机一动决定先找救兵,但心里却只是想着赌一赌运气,她琢磨陆锦三会直接带她来这露城找人做事,那么城中说不定就是有他的人。

“不知道这铺子里的人会不会帮忙……”站在店铺门口自言自语着,柳并竹心里有些发毛,她直接走进去就开口求人,会不会显得很傻?

不行!她没有别的选择了,人生地不熟不说,这里还有许多的事都不是她能在短时间内搞清楚的。所以只有找到能帮她的人,她在那郝府的时候才不会吃亏。

“姑娘,在下是这店的掌柜,姓陆,你是想买乐器吗?”掌柜走出来和善地问道。

柳并竹心一横,直接把手上的木牌子举起来晃了晃,行不行就看对方的决定了。

原来是贵人到门前了,陆掌柜赶紧抱拳恭敬一拜,连声道:“不知道姑娘是陆家人,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请您进店来后我们再谈吧。”

“陆掌柜客气了,请带路吧。”柳并竹客气回话。

店铺的伙计们都忙碌了起来,端茶倒水伺候周到,陆掌柜更是满脸笑容,让柳并竹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他们什么事都能做到。

苍天啊!

这简直像是在拍古装剧一样,刺激的地方太多了,尤其是要说的台词全部由她做主,要知道不久前她还坐着飞机在几万英尺的新时代高空飞着呢……柳并竹觉得长此以往下去,她的演技迟早可以问鼎影后,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毕竟一次大难不死只能说运气好,如果在这个地方得混不好,她才是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所以处境还是很危险的。

“柳姑娘是说,我们三少爷亲手将这个牌子交托给你了?”陆掌柜放下香茶一杯,听到柳并竹说了这牌子的来历后,心里已经有数了。

眼前这位带着面纱自称叫做柳并竹的姑娘家,恐怕就是他们日后的三少夫人呢,在他这小小的露城店里能见到这样的贵客,可真是万万没有想过的事。

“陆掌柜是不是不方便帮忙?”柳并竹心里一沉,看来她高估了这牌子的能力。

“不不,柳姑娘千万不要这样想,从此刻开始,只要是您说出的命令我们都会听办。”别看陆掌柜上了年纪,但声音依然朗朗有力,说完还起身行了一个弯腰的大礼。

柳并竹偷偷地松了口气,没想到这块牌子的作用这么大,不过若是落到坏人的手里,岂不是什么坏事都能做了?

“我想借人帮我的忙。”怕耽误久了不好,柳并竹也不想拐弯抹角,直接就开口提要求。

“姑娘想借多少人?”陆掌柜点点头,他还算是家大业大,借人是简单小事。

这可跟小事差远了,再不济那个郝德兴也是露城的顶头官老爷,这陆掌柜真的敢帮她到底吗?

“我要去郝府教训那个官,掌柜觉得多少人才能把我从里面给救出来?”这话问得心虚,柳并竹不由得将目光瞥向远处的几架古琴。

谁料到陆掌柜只是轻轻一笑,他看得出她的慌张,大概这柳姑娘也是平日是很少求人办事。

“小事一桩,我来安排人就好,姑娘只要交代让我们怎么去做就可以了。”

“我要对付的可以你们的城官,你这么简单就答应我了吗?”她有些吃惊。

“没错。”陆掌柜颔首道。

“那……那我以后要如何回报呢?”

“柳姑娘客气了,您若是日后能在我们三少爷面前替我多多美言,就足够了。”陆掌柜可没老糊涂,心里清楚着他是在帮什么人的忙。

“啊……我会的,我见到他一定会把这件事告诉他的。”抬头对上陆掌柜的目光,柳并竹说出了承诺。

这事不难,但和陆锦三客栈那一别,何年何月见到她就真不知道了,柳并竹想到这里有些后悔,陆锦三对她这么好,她却连身份都瞒了他。

陆掌柜依然笑vip柳并竹,本想要多问上一句,但想到三少爷这么多年才遇到一个知心人,他不要坏了事才好,所以最终只是摇摇头没有再开口。

可是柳并竹已经敏锐的感觉到了,刚才对上陆掌柜的目光,她就在看出了他的心思,原来他会这么痛快的答应帮忙,是因为误会了她和陆锦三的关系。

不过牌子的确在她手里,陆锦三也说过需要帮忙就可以找他们,归根结底,她没什么理亏的。

“好,陆掌柜既然快言快语,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们直接约定个时辰,如果到那时我还没从郝府的侧门出来,你就带人去把我救出来,到时候可能还需要多救一些人。”

“必定按照柳姑娘的交代去做,只是这事我帮了,但对外绝对不会承认与姑娘是相识的。”陆掌柜的话说的再明白不过了,只要柳并竹出了这个门,他只当是个陌生人。

他不是不知道那个郝德兴的恶行,只是没有主上的命令他也不好行动。前几日,他已经收到过一封密函,主子让他尽快铲除掉郝德兴这个恶人,但又碍于这露城毕竟还是在耀城的地界上,所以正在考虑如何动手,柳并竹就找上门来了。

既然天都有心助他,那不如就顺水推舟地去做就好了,趁着柳并竹探府等救兵之际,让他派去的人趁乱了结那狗官的命,干净利落部落把柄。

“好,我懂的。”

柳并竹随后用了一炷香的时间与陆掌柜商谈,约定了时辰和准确接应的情形后就告辞离开,毕竟陆掌柜不好在言语上赶客出门,她自己主动离开就是了。

走在寂静无人的长街上,她忍不住想起了从前的自己,虽然一直性格开朗的经营着书店,但对于抉择的时候多少都有些犹豫不觉。不然她不会傻到那么久都没发现男友和闺蜜的事。

也许,重新活一次不同人生的机会就是为了让她知道,有些事不是懦弱和善良就能解决的……所以,她真的不留恋从前了,既然怎么都是回不去的,那她柳并竹以后就是这旬朝的人了。

***

郝府,里里外外都已经是张灯结彩,从日出到日落,门槛都差点没被送礼的人给踩出几道沟。

新娘子还没有人选,郝家却一副喜事临门的摆排场,柳并竹远远vip只觉得是个天大的笑话。任谁都知道这种事不但不能算喜事,而且是犯法的。

不行不行,必须要想办法阻止,她已经看到有好多个姑娘从侧门被人带进去再送出来,那万一有没送出来的,岂不是都要委屈做那个郝大人的儿媳妇了?

“该怎么做才能阻止他们呢?”

“想管闲事,你也要有本事才行吧?”有个清脆的声音突然问道。

“那也要管啊!不是都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柳并竹此时还浑然不知她的身边多了个人。

那声音‘嗤’了一下,像是完全瞧不起柳并竹说大话的样子,“那你的刀在哪呢?”

搓搓空空的掌心,别说刀了,就是木棍儿柳并竹都没拎着,只是这会儿她也反应过来了,这是谁在跟她搭话啊?

猛地转身看过去,大白天的见鬼了,明明没人啊?

“你得低头看啊。”一个孩童不耐烦踢了踢柳并竹的脚,他年纪小当然个子也小了。

原来是个小男孩,手拍了拍胸口压惊,她这是乐虎过来留下后遗症了,动不动就心跳剧烈呼吸急促。想想以前,她也是个遇事淡定非常的人,现在却是再也不敢说见过大世面了。

“小孩儿,你是找不到家人了吗?”这个露城真的太像游戏里面的新手村,而现在眼前这个搭话的小孩就是个任务NPC。

“我叫苏童童不叫小孩儿,我都七岁了。”小男孩气呼呼地答道,然后用圆圆的大眼睛瞪着郝府的大门,“家里只有我和大姐,可大姐被他们抓走了,我要救她!”

柳并竹叹了口气,她明白了,这个童童这就是个受害人家属。,

“那你有认识什么能帮你们的人吗?”

“没有……”童童抬手揉了揉眼睛,袖子上脏脏的,虽然已经红了眼圈儿,但小脸的神情却依然倔强。

天呐!长得下载的孩子真是哭起来都下载,她虽然不想做怪阿姨,何奈这个童童真是莫名的讨喜。

“童童啊,我姓柳,你可以叫我柳姐姐,既然没有人可以帮你,那我来帮你好了。”

其实童童站在这里看柳并竹很久了,心里只觉得这个带着面纱的国际好奇怪,现在她开口就说要帮他,她能帮得了吗?

“柳姐姐,万一你也被抓进去了呢?“

柳并竹一直正在犯愁如何进去这个郝府,现在想想童童的话突然开窍了,如果是被抓的话,不就可以理所当然的进去了吗?

第十章 隐瞒身份

柳并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怎么走哪儿都能见到这个人,她是遇到跟踪狂魔了吗?

“我刚刚还在惋惜,怎么没有问到姑娘的名。”席琰心情一好就会打开手中扇,这会已经那么做了。

柳并竹想敷衍地笑一声都做不到,她觉得眼前的这个游戏可能有毒,要不为什么她只是看他一眼,就好想死掉呢?

不然她跟老天打个商量好了,就发发善心把她送回到那个暴雨夜的小树林里去,要么让雷劈房子时候捎带着她,要么安排那对雌雄大盗对她下手不心软。

升天下地都是好的,至少不用受这些精神折磨了,一了百了。

席琰看得出柳并竹相当紧张,见到她后身子都发僵,故而刻意向前又走一步。

“姑娘可是被这个告示上的话吓到了?”用轻浮的举止掩饰他真正想探查的事,这一招席琰向来是屡试不爽的。

这句话可是太歧视了,凭什么她是个姑娘就要被吓到?

“席公子,你刻意看看我的双眼,我有半分怕了这个吗?”柳并竹想着席琰是看不清她的脸的,只看眼睛无所谓,况且也只能看到怒气。

席琰竟然真的倾身,对着她清澈的双眸认真端详了半晌,终于点头称赞道:“姑娘还真的是不怕,可就是……”

这欲言又止的模样吊足了柳并竹的胃口,何奈他这‘钓鱼’的钩子实在太直,她当然不会蠢到上当,但却很想知道席琰到底想要说什么。

咬牙强行压下心中的好奇,眼前的人不是封神榜中的姜太公,她也不是那个笨到会主动上前靠过去的武吉,不问,就是不问!

“席公子,再次别过了。”语毕,屈膝又是一拜,柳并竹其实也不知道做的是对是错,一切行为全凭感觉走。

席琰嘴角一样,余光看到穆一封身形一动,就在柳并竹转身的瞬间已经走到她的身前,只可惜她走的太急,直接把脸撞上了穆一封结实的胸膛。

嘶——她的鼻子好痛啊!

柳并竹被撞得泪水横飞,想不明白,这空旷的街上怎么就平白无故多出一堵墙来的,原本就宿醉的头现在更晕了,退后几步却脚下一个踉跄,摔倒的瞬间她看到面前出现了一只手臂。

穆一封眉峰紧蹙,他没料到到眼前的女子会如此莽撞,只顾走路却不看路,这一撞是真不轻,下意识想去扶住脚下摇晃的她……

“啊!”柳并竹伸手去抓那手臂,结果抓了个空,只能悲惨地摔坐到了地上,一肚子的委屈没处发泄,“不扶我你干嘛伸出手啊?你这个人的心也太坏了吧?”

“男女有别。”迟疑一下,穆一封还是从牙关挤出四个字,他想拦住她的去路没错,但无意让她受伤。

“有别那又能怎么样?是怕我吃你的豆腐吗?这么怕被人碰的话,你躲在家里不要出门好不好啊?”柳并竹的疲惫和烦躁感一起爆发了,才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更不想管自己是不是说错话。

穆一封神情一震,心中泛起莫名落寞,他是心坏的人?

出身身份便无比尊贵,顶撞的话与实话,只能是从不怕死的席琰口中听到,现在眼前这个女子毫不做作的斥责,让他有些发窘却也觉得在理。

“真是越看越古怪,两个都古怪。”一旁的席琰边摇头边叨念。

若说这个柳姑娘令他心生疑惑,他家一向冷漠无情的城主会面露失落,就是让他心生胆怯了。

“姑娘,撞到你只是无意,况且在下身上并没有豆腐。”穆一封听清了刚才柳并竹的话,没有带着的东西,他自然不会冤枉他人。

“又是对牛弹琴。”柳并竹的手拍了拍所坐的地面,挺结实的,撞死算了。

听到她这样说,穆一封自然听得出她这是在骂人,却并不在意,只是问道:“听说柳姑娘是南城人?”

“听说?是听那边那个姓席的所说,还是你厚颜无耻的在客栈偷听来的?”柳并竹现在想明白了,只要他们没有怀疑她的身份,就不会要抓她,那她对他们只是一个陌生人,她的态度越理直气壮,就能越快脱身。

“……”穆一封无言以对。

席琰长叹一口气,前后不过两盏茶的时间,地位已是一落千丈,这是什么世道啊,他话都没说也要被无辜连坐吗?

“很不想打断您二位的话,但是城门已经封了,我们想离开这露城,总该去找下令封城的人吧?”席琰看了看清冷无人的街上,恐怕家家户户都在忙着把女儿藏起来了。

但这些老百姓的应对法子实在蠢笨,那个郝德兴是这露城的城官,只需看看官府内的人口簿就可以了,谁家有适龄的女儿都会记载的一清二楚。

“谁说我要离开这里了。”柳并竹心里明白席琰的话是对的,所以抬手摸了摸脸上的面纱后慢慢站了起来,只要它还戴得稳就行。

席琰一怔,那刚刚她为何要急匆匆地离开客栈呢?

“不走就是要留喽,敢问柳姑娘是有亲人在这露城中吗?”

“你的话也太多了,这不关你的事吧?”柳并竹呛噎了一下,虽然嘴上说的凶巴巴,但心里却很虚。

真是欲哭无泪,他的一片好心被践踏在地了,席琰觉得有句俗语说的真好,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啊。

穆一封嘴角微不可见地扬了扬,原来看旁人吃瘪的模样是这样有趣,尤其这个旁人是席琰的时候,心里更是舒坦。

“我要去找那个昏官理论了!”诶哟!一站起来全身上下哪儿都疼,柳并竹立马心气不顺地扭头瞪着该死的罪魁祸首。

只是她这么一看,人就直接愣住了,帅的人她见多了,只是没见过这么帅的,虽然一时间想不出太华丽辞藻来称赞,但作为一个用生命在颜控的人,她绝对会因此放弃很多本该坚持的原则。

“你的脸……”算了算了,她还是不要说话的好。

穆一封听到这半句话更困惑看,他的脸怎么了?

柳并竹隔着面纱捂住了嘴巴,摇摇头没打算继续说,就当她的舌头已经被野猫叼走好了。

见到柳并竹如此惊慌,席琰立刻一个箭步冲到穆一封的面前,急道:“城主!”

毕竟近日以来屡次有北方绝城的人在暗中算计,绝城人擅使暗器与毒,难道是他的手下人有防备疏失的地方?

穆一封见席琰竟然罕见地沉不住气了,立刻举手大力落在席琰的肩上,收紧掌心一握,因为并不想让眼前的国际知晓他的身份,凌厉的双眸闪过一丝不悦。

“人家柳姑娘的话都没说完,我又为何会撑不住呢?”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将席琰的失言lehu掩盖过去,随后穆一封将身躯微微前倾,四目自然交接,“姑娘,是在下的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这个人的眼神真是非常犀利,柳并竹心里一怯,脚下连着退了几步顿时头脑就清醒了,她怎么忘记了,眼前的两个人都跟那个耀城有关,必须得躲开才行。

“公子,你这么说可是会伤了我的心的。”席琰道。

“你有心?”穆一封问。

“……”

面对如此犀利的话语,席琰顿时无言以对,只好抬头望向远处的天,长叹一口气。

嗯,今日是万里无云呢。

“不知姑娘是不是曾与我有过前缘呢?”穆一封没打算让这事过去,眼前的国际对他的长相这么吃惊,一定是有原因的。

柳并竹笃定地摇摇头,她到这个地方才几天,说过话的几个人用手都能数过来,哪儿来的前缘啊。

“那我的脸是哪里让姑娘觉得惊讶呢?”

盯着眼前的游戏vip,柳并竹紧张地吞吞口水,她没想到这人竟然这么执着,看来她要是不回答,人是走不了的,“因为你脸上有……有五官?”

这话一出,真是一时间长街更寂静,大风更喧嚣。

“这话说的妙!啊哈哈哈哈哈哈……”席琰的大笑声突然炸开,才不管穆一封的脸色是不是都青了。

其实这位柳姑娘的反应并不足为奇,既然城主这次敢露脸出行,那遇到这种事就只能认了,长相英俊不是罪过,但太英俊就未必不是了。

“席公子,我都看到你的后槽牙了!”柳并竹一脸冷漠地vip席琰,笑死他算了!

席琰闻言猛地闭紧了嘴巴,明明他与城主都是长相好的人,为什么她就偏偏对他这么凶?

她一定是疯了,居然就那么顺口胡诌,柳并竹心里有点儿不安,万一惹毛了他们,别说跑了,就是在这街上被掐死了都没有个人能看到,边想边用掌心拍了两下额头,那真是啪啪两声脆响。

“住手!”穆一封低沉一喝,手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腕。

柳并竹瞪圆了眼睛vip游戏,她打自己几下本来没事,结果差点被他这么一吼吓死。

vip那泛红的额头蹙紧了眉,穆一封的手始终没有松开她,继续道:“额头都红了。”

再红也是她的额头,关他什么事啊?

不过,越是猜不透这人想做什么,她就越是担心,萍水相逢而已,他们到底想纠缠到什么时候?

“你先放开我好不好?”柳并竹自认她做人是能伸能屈,语气已经算是在示好了,“对了,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略微迟疑后,穆一封还是只说了常用化名,“我姓封,封存的封,是家中长子,故而名为一。”

“封一?又简单又好念。”感觉手腕被放开看,柳并竹也松了口气,语气甜软地称赞,“嗯……真是不可多得的好名字。”

穆一封心里冷哼,她这夸奖实在是敷衍,当他是耳聋心盲的人吗?

“席某单名一个琰字。”席琰难得的一本正经自报姓名,当然也是想追问一下她的全名。

听到席琰突然插话,柳并竹扭头vip他,要说这个游戏的长相也是真的下载,可是这性子太热情奔放了,搞得她压根儿就不想知道他名字。

“美玉为琰。”席琰继续官方网。

“啊啊……也是好名字。”柳并竹的敷衍更明显了。

总算轮到席琰的脸色青了,穆一封似笑非笑地vip他,心情大好。

猜你喜欢

  1. lehu乐虎lehu
  2. lehu豪门lehu
  3. 下载下载lehu
  4. 现代vip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亚游集团官网千亿国际手机版唯一官网下载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