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国际官方网app

您的位置 : 主页 >lehu库 >青春校园 > 待君归:月下萤火,散落天涯

更新时间:2019-11-13 10:44:08

待君归:月下萤火,散落天涯

待君归:月下萤火,散落天涯 柳雨落 著

已国际 薛月暖,墨天岚 未来 情有独钟 灵异 轮回app

我一直在等你,殊不知,你亦然。——薛月暖你与蓝天,都是我的挚爱。沧海,月明,珠有泪。蓝天,月暖,玉生烟。——墨天岚如果有天回到过去,让我给那个傻子带个话,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六章 海市蜃楼

不知睡了多久,我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竟然置身在一片云海之中。

“这是哪里??”我起身,发现自己竟然穿着飘飘的白裙子,自己整个人飘飘悠悠的,真是好奇怪哎,感觉自己轻了好多。

我一摸脑袋,之前的伤好像也不见了。

天了噜,我这是到天堂了呢嘛??!

不会吧,我真的挂了啊???

我跑起来,却发现这里的地面冰凉可触,犹如一个光洁的、结冰的湖面一般,我站在上方,竟然可以从中看到我的倒影。

可是却又感受不到一丝寒意,反而有种怡人的温暖的感觉。

“月儿。”一个温柔的声音轻轻地唤我。

我回头望向声音的来源,竟然有一位美丽端庄的白衣女子,在不远处浅笑着望着我。

我不知道来自哪里,向何处去,可是自己的身体却不受控制地一般,缓缓地朝着她走去。

“你是……谁???”

“孩子。。。”她叹了口气,“你不该来这里。快回去吧。有人在等你。”

“谁???”我回头的一瞬间,感觉她推了我一把,我就这样直直地从云中坠了下去。

“等一下——!!!”我伸手朝着她的方向,直直地坠了下去,隐隐约约感到她好像扔了一个什么东西下来。

那仿佛是一个银白色的、莹白剔透的、古琴样式的……

大、大石板??!!

@#,,,坑人也不带这样的吧,,,推我就算了,还乱扔东西??!

“嘭!”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砸到了我的头,我一下子坐起来大吼:“不要乱扔垃圾啊啊啊啊——”

一个被子干脆地蒙过来,我只剩下“呜呜啊啊”的声音,呼吸困难。

“她不会是之前摔傻了吧。。。都怪我啊。。。呜呜。。。”

不会吧,,,我好像听到那个彪汉子的声音了???他在,,,哭??

“她没事的。这只是,,,刚醒过来不适应而已。”

这个声音,,,是蓝焰???

我一把扯下被子,坐起身来,发现了眼前两只直直地望着我的生物。

“呜啊啊啊——是我把她害彪了啊啊啊——都怪我啊啊——我要对她负责!!!”彪汉子竟然扑到蓝焰的怀里放声痛哭。

“没事没事,你不用负责,她没事的。”蓝焰竟然安慰起他来???!!!我没听错吧???

我嘴角抽抽,,,就算是改邪归正,也不要改的这么彻底吧,,,这个性格转换的,真是让我大跌眼镜了。。。

“咳咳,我没事,你快恢复正常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他们再这样折腾下去了,刚刚我的样子很吓人吗??我摸了摸额头,好像又摸到了一手黏糊糊。唉,伤果然还没好,那刚刚的一切都是梦啊。。。

蓝焰怀里的人缓缓回过了头,我在这一瞬间真的是大跌眼镜了。

这还是之前那个满脸胡渣,发行奇葩,一身痞气的彪汉子咩???谁来告诉我是不是我的眼睛出现了问题???

这竟然是一个面容清秀,五官端正,文质彬彬的少年样子,除了皮肤是古铜色显得不是那么的文雅之外,其余的一切都由内而外地散发着“书生”的气息。

我去,,,那个花不但能让人恶自去除,竟然还有返老还童的奇效,,,真是奇了。。。

岁月是把杀猪刀啊,,,大哥你年轻的时候也是帅哥一枚啊,什么事打击你让你想不开堕落成那副模样了。。。

“咳咳,蓝焰,我想问你一下,我们现在是在哪???”我起身,打量着四周。这好像是一个不错的房间,屋子里的布置典雅而温馨。柔和的灯光洒满了整个屋子,既不刺眼,又显得整个屋子干净而明亮。

“海上。”他声音淡淡,走到我身前,将一块纱布小心翼翼地缠在我的额头上。

“海上???”怎么会在海上???明明昏倒之前,还在一个奇怪的匪窝里呢。

“痛吗??”他缠完纱布,认真的问着我。

“不,,,呃,还好吧。”话题转得好快,他这么一问,我之前还感受不到痛的额头,这回竟然感到隐隐作痛。

“我们现在需要去一个地方。你难道不想离开吗?”他认真的问我。

“离开??”我有些不解,离开什么??

“我知道你现在正在躲避一个你反感的婚事。难道你不想逃婚吗??”他将手搭在我的额头上,我透过纱布,竟然可以感受到他指间的凉意。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隔着层层纱布,竟然可以感受到他身体的寒意。

逃,,,婚???

我的脑袋中混乱的思绪一下子理顺过来,对啊,我为什么跑出来,又为什么会受伤,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因为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将要娶我啊,,,虽然听舜华说起来这个人很好,面容俊美而且又腰缠万贯,女生的“高富帅”要求对那个人来说是条条具备,也许嫁过去也没什么不好的,可是,,,那个人拿着焱说过的信物,说着焱已经死去,要我嫁给他。

而且他想要我手中的这个焱留给我的最后的纪念。

我不要,我要逃,我要调查出这一切的真相,即使是焱真的已经死去,我也不会把手中的这个吊坠给他。

即使在这个凶险万分的路程中堕入深渊,粉身碎骨,我也要坚持走完。

“对,我要逃。”我语调凉凉,我不但要逃,我还要让那个把我当做可以随意摆弄的玩偶,自以为是的,拿着焱的信物的家伙,后悔莫及。

“很好,我喜欢你这个眼神。”持萧少年走近我,用手指捏起我的下巴,将我的脸抬起直视着他的眼睛。

“我听见你在梦中一直在念叨着一个人的名字,”他语气凉凉,“叫——蓝焱对吗?”

我微微一颤,糟糕,在弄清对手是敌是友之前,我并不想让他知道太多我的事情。

“巧了呢,我也叫蓝焰。”他微微一笑,“你喜欢——蓝焱吗?”

这句话问的真是暧昧呢,蓝焱,蓝焰,音调完全一样,可是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我的蓝焱,他是我的光,我的焰,在我黑暗的时候照亮了我,我会一直追下去,永远永远。

你虽然救了我,可是你给我的感觉总是如冰般寒冷,就连你的火都是冷的刺骨,我触过你的火,就像天山的冰泉一般,让我感受不到一丝暖意。

“我喜欢蓝——”我认真思索并缓缓开口,却在这一瞬间失了语。

他噙住我的嘴唇,阻止我继续说下去,我用力推他却推不动。我心中一片难以言喻的酸涩,泪水滑入我的嘴巴里,苦涩不堪。

我咬破了他的嘴唇,他也咬破了我的,血水与泪水混合在一起,我感觉到一片难以言喻的窒息感与罪恶感。

焱,救救我!!!!

第二十二章 列车小憩

当我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火车上了。身边坐着的人,是正倚着座位双目微阖的蓝焰。

我四处瞅瞅,变成我的冬青,还有墨琉璃,李玉,大家都在这附近,我甚至看到了几个便衣警察。

这是怎么回事???我头有点痛,只记得昨晚吃了个饭,再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目が覚めた?(醒了??)”蓝焰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望向四处张望的我。

“在我面前你能不能不要拽日文了啊???”我悄声对他说,“昨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你喝多了,睡死过去了。”蓝焰依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昨晚我发现一个很重大的事情。”

“什么??”该不会是琉璃说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吧???那我到底错过了什么啊???真是的后悔的不行了。

“你小子以后可千万别喝酒了,你喝酒之后实在是太可怕了。”

“怎么说???”

“你喝了酒之后就像一个猪一样一直睡,谁都喊不醒。拉也拉不起来。今早我们是把你背上火车的。”蓝焰扭过头,一副嫌弃的模样。

“我???猪??”我蒙了,我也不愿意喝酒啊,那是误会啊,如果不是因为噎着了没水喝,才不会随便看见个啥就喝呢。

那酒是不是你故意摆在我面前的啊??我一直怀疑这件事,要不桌上哪来的那么像矿泉水的高浓度白酒,一看就是个坑呗,也就我这个猪会往里跳。

我倒真承认自己是个猪了。。。这绝对是套路啊套路。

算了不和蓝焰一般计较,和他说话绝对说不过的。

“冬青没事吧???还有琉璃那是怎么回事??”我继续悄悄跟他耳语。

“冬青没事,这件事很蹊跷,他扮做你的样子去见长官谈话,没想到在路上遇到有人冲他开枪。他和那人交了手,那个人已经被抓起来了。虽然看情况是他受的伤转移到你身上了,他借用的你的身体并未出现伤口。但实际的痛苦是他承担的。不过他可以忍得住,不会表现出异样。”蓝焰望着我,“你在这里有仇家??幸亏和冬青换过来了,要是你这傻丫头当场命估计就没了。”

“所以??”这算讽刺还是挖苦?

“所以我把你治好了,他就会没事的。他借用的你的身体没受伤,受伤的是冬青的身体。那些人看冬青借用的你的身体挨了枪还没事可都吓坏了。冬青解释说是防弹衣。”

“哦。。。”那我以后的形象就是女汉子了,,,,,我抽抽嘴角,徒手制伏抢手,挨子弹还没事,这不是蓝焰吗,,,女孩子这样真的好吗?万一以后有人让我跟他比试功夫怎么办0.0……岂不是一掌我就趴下了。。。

真是的,,,冬青,说了不要拿我的身体胡来的,这回真的差点叫你给玩死了。。。

“蓝焰你教我武术吧。。。0.0……还有我想问一下琉璃昨晚跟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琉璃就说了一下她不是自愿订婚的,还有冷家现在对她印象不好,所以她想先来我这里避一下。”

“真的吗???”

“你不相信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想是不是因为,,,琉璃戴的宝石变色了???”我小心翼翼地开口。

“你是怎么发现的?”蓝焰忽然直直地望着我,神色说不出的冷峻。

“她来的时候我偶然间看到的。。。”我之前在订婚仪式上也看到了一点,,,既然在古代时期蓝宝石被用作检测恋人忠贞与否的标志,这又是上古时期的海蓝星光蓝宝石,那么琉璃的宝石变了色,冷玄锦定是不会乐意的了。

我不禁望向不远处变成我样子的冬青,他脖子上的宝石还是那澄澈的海蓝色,真是没想到,我们互换身份之后那个宝石竟然还没有变色。

“你就好好休息吧。别东张西望了,这个火车很快,大概两个小时就到里昂了。”蓝焰忽然把我的脑袋按到他的肩膀上。

“喂喂干嘛啊——”我悄声抗议,我现在可是冬青啊,这样子未免太奇怪了些。

“没事,这样我俩才自然。而且你这小子昨晚咕咚咕咚干了一瓶白酒,现在醒过来未免还是会不舒服的。你就好好歇着吧。”蓝焰手一点也没松,一直压着我的脑袋按在他的肩膀上。

“0.0……”我竟无言以对,于是只好乖乖的倚着他的肩膀闭上眼睛。

他见我乖下来,于是松开手,将脑袋也靠在我的脑袋上,似乎也是开始休息了。

他待冬青,,,真的是像亲兄弟一样好呢。。。难怪冬青对他这样忠心,士为知己者死,如果我是冬青,我也会对他死心塌地赴汤蹈火吧。。。

我闭上眼睛,感受这份安详。

不知道冬青看到,,,会不会生气。。。

猜你喜欢

  1. lehu乐虎lehu
  2. lehu豪门lehu
  3. 下载下载lehu
  4. 现代vip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亚游集团官网千亿国际手机版唯一官网下载龙8国际